教练表现出一副理解的样子,没关系,那我先来自我介绍,我叫丁绍枫,今年二十六岁,有合格的健身教练及营养师执照,在这里负责教一般民众运动,今天起就是你的个人教练了。

二十六岁?!我惊呼。

怎么了吗?喔,没、没事,只是我以为教练还是大学生呢。

丁教练笑得人畜无害,谢谢你的赞美,大家都这么说。

呃?!原来教练很自恋!这令我有些讶异,虽然他是很有自恋的资格啦。

开玩笑的,想说让你放松一下。

有幽默感,优质度再加十分。

哈哈,好。我正色,也如教练讲了自己的名字和年龄、就读学校之后,停顿了老半天,犹豫着还要补充什么,但开学时的经验告诉我,还是不要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透露太多。

结束了吗?嗯。思索了几秒,我迟疑地点头。

那我要发问,首先──你为什么会想要来上课?教练按下原子笔,准备在平板夹上的表格做上纪录。

我搔搔脸,露出尴尬笑,看我的身材,还蛮明显的吧。

不过我会来上课其实是有点半推半就的啦,虽然说要减肥,但想到要运动,就忍不住发懒,想着改天再说,都是我爸爸先斩后奏替我报了名......教练点点头,振笔疾书般地疯狂写着笔记,能问你为什么身材变得不理想吗?教练说得可真是委婉,我心想。

我简述了自己国中熬夜念书吃消夜的事,当然省略了杜启泓的那段。

跪下认主仪式流程,听你刚才所述,你平常应该不怎么做运动?嗯,平常运动的时间只有体育课,因为我是个运动白痴,又有吸球体质,所以很痛恨运动。

听起来很有趣,日后你再慢慢跟我分享。

教练轻笑,了解得差不多了,我去拿个东西过来。

好。丁教练人很温和,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虽然一直在做纪录,不时还是会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显示他很认真在听我说话,让人不吝于与他深聊。

不久,丁教练拿着一个透明的圆形物体过来,直到他将那东西放在我脚边,我彷佛看到什么恶魔般,不由得瞪大眼睛,内心疯狂大喊:快把那万恶的东西拿开!现在的体重计不只可以测体重,只要输入身高、年龄,还可以计算体脂率。

教练一面操作着机器,一面细数它的优点。

就算有再多优点,体重计就是体重计啊,它可是会暴露女人秘密的万恶机器!教练回头,看到我狰狞的表情,挂起温暖的微笑安慰我:你不用感到紧张,我只是需要知道你现在的体重和体脂率,才可以为你安排适当的课程和三餐,你不必太执着于数字。

好吧。我双手遮眼,缓缓地站上体重计,五秒后,机器发出生冷的哔哔声,看来是数据出来了,我不禁犹豫是要看呢?还是不要看呢?体重六十七点四公斤,体脂......没想到教练直接念出来,给我一个事实暴击。

你干嘛念出来啦!呜呜,我是还要不要活啊!学会面对吧!收起笑容,教练的表情一刹那间转为严肃,体重不能代表全部,我看你的体脂率并没有非常高,因为你还年轻,基础代谢率还很高,这表示你现在外观上的肥胖,其实很大的部分是因为你不常运动,肌肉不够紧实,只要按照我给你的指示,调整饮食加上不同类型的运动,一定很快就能让你看到成果。

真的吗?我哭丧着脸。

相信我。教练的语气坚定而有力,仅仅是三个字,不知为何地,却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