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摇摇头,袁父的声音带点哽咽:她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会这样也无可厚非,我只是......只是觉得她明明昨天还用奶音在说“爸爸我长大后要嫁给你”,怎么今天就变成喜欢帅哥的少女了?语毕,还揩了揩眼角的泪。

什么?你刚刚说的是我爸吗?我实在很难把刚才那些跟那张脸连结起来啊!我也觉得有点傻眼,对了,你千万别告诉他我今天讲的这些话喔!镇沁哥故作俏皮地眨眨眼。

嗯,当然不会。

原来爸爸知道麒亚高中以帅哥闻名,而且也清楚我的目的,这么想来还让人颇不好意思的......不过我总算能明白,为何爸爸总是对我酸言酸语,其实简单来说就是傲娇嘛!回到家,妈妈已经做好了色香味俱全的晚餐,看见我立刻发散温暖光辉:姷媛,快去洗手来吃晚餐了,妈妈准备了营养均衡的餐点,还有你最喜欢的煎蛋卷,里面有包明太子喔!爸爸从书房走出,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以后,就到餐桌前坐下了。

放下书包、洗好手,我坐到爸爸对面,静静吃起饭来。

听过镇沁哥说的话,我对爸爸的敌意已经削弱许多,便毫不避讳地直视爸爸的眼睛,等着他好好教训我,可是却迟迟等不到他开口。

一直到他吃完饭、喝完汤,看到他把筷子啪地放在桌上,来了!媛媛,对不起。

啊咧?爸爸竟然对我道歉?而且我没听错吧?他多久没有这样叫我了......妈妈似乎也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一滞。

我是为了你好,才会说那种话,可是却完全没有顾虑到你的心情......你是听了我的话,最近才不怎么吃东西吧?爸爸是在说上礼拜叫我控制饮食的那件事吧。

我摇摇头,也不完全是爸爸你的错,也是我自己意识到了而想要改变。

想要改变很好,但除了控制食量以外,也还要加上运动才行......嗯,我知道了。

我乖巧地应答。

这道理我当然不是不懂,但身为一个运动白痴,我真的是痛恨运动,又想快速得到成效,才会选择节食的方式。

所以──爸爸帮你找好了健身教练,明天起每周二四六上课唷!爸爸的语气很是欢快,拎起碗筷哼着歌离开了。

呃不是,这画风会不会转变得太快?回忆刚才的对话,我怎么有种跳入火坑的感觉?➶运动服OK,毛巾OK,水壶OK,钱包、手机、悠游卡也带了。

很好,准备俱全!妈,いってきます(我出门了)。

星期六下午四点,我搭着公车来到一家公共运动中心,进入馆内找到指定教室,正好遇到一群上完课的婆婆妈妈们走出来,每个人的衣服都湿了大半,看来经历了很认真的运动。

这些阿姨们都这么努力了,我怎么可以认输呢?吸气~吐气~做好心理预备,我推开教室门。

请问......时机太过凑巧,一眼望去一名男人正背对着我在换衣服,要是一般女孩可能早就脸红了,但身为篮球队经理,这种画面早就见怪不怪了。

我驻足下来仔细打量,根据我专业的判断,光是这背部紧实的肌肉线条,就把麒亚那些篮球队员狠狠甩到好几条街以外了。

听见有声响,男人迅速套好衣服转过身来,有什么事吗?啊、那个......我是来上课的。

我又把头稍微探出去,确认教室号码和爸爸告诉我的是否吻合。

是袁同学对吗?一位男性走过来,朝我露出完美的笑容,我愣愣地点头。

他拉开一把折叠椅,欢迎,先坐下等我吧,不用脱鞋。

我先环顾了四周的环境,教室的格局很简单,门进来的旁边是整排的置物柜,隔着屏风的后面似乎有另一个小空间,其余两面墙则贴满了全身镜,地板是木制的,看来这里很适合跳舞或做瑜珈。

没过几分钟,男人也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我正对面,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先来基本认识一下。

这就是爸爸帮我找的教练吗?近看才发现他不只身材好,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虽然脂粉未施,皮肤却非常光滑透亮,留着清爽的七三分短发,即使只是随便一抓也很好看,粗粗的眉毛带有几分英气,眼睛炯炯有神,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整体给人的感觉非常年轻,好像只是大学生而已。

第四章 没有做不到的,只有不愿意做的!可是爸爸明明担忧我喜欢帅哥,却直接把帅哥送到我面前,这合理吗?袁同学,你有听见我说话吗?一双大手在我眼前挥来挥去,我猛地回过神来。

啊,不好意思,我刚......我刚刚在想事情。

不小心看教练看得太入迷了,好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