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观叶宁,是将每样东西都摆放得井然有序,彷佛它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她一直以为,每个男生的房间都应该是像萧恺晟那样的。

一想到萧恺晟,廖妤唯顷刻间回过了神来,她把房门关上后,将叶宁扶到了床上,帮他盖上了棉被。

廖妤唯抹了抹额上的汗珠,站在床边看着昏睡的叶宁,心想终于把这麻烦的人平安送到家了。

眼看自己也该离开了,廖妤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六点了,倘若现在回去还可以睡大概六个小时,只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她要离开的话要怎么反锁,总不可能让她把钥匙带走啊……思绪至此,廖妤唯突然觉得手腕上覆上了一道浅浅的温度。

她扭头一看,发现床上的叶宁正抓着自己的手,然而他的眼眸仍没有睁开,只是微微晃着身子,似乎是在作梦。

而后,一道极为轻柔的声音坠进了廖妤唯的耳里。

妤唯……听见叶宁喊着自己的名字,廖妤唯下意识地蹲在了叶宁身侧,静看他轮廓分明的侧脸,还有令人羡慕的纤长睫毛,像月弯卷起了好看的弧线。

……谢谢你。

想起叶宁方才为她挡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廖妤唯轻声地说,语气如羽毛丝绒般那样轻盈。

下一秒,她忽地感到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辗转趴在了床边,伴随着疲倦啃蚀着自己的意识,沉沉睡去……她的波澜起伏(一)当廖妤唯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廖妤唯缓缓睁开惺忪睡眼,身下的一阵柔软令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用手将身子撑起,才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身上还裹着棉被。

目光一转,廖妤唯环顾起房间的陈设,发现自己确实还在叶宁的房间里。

然而却没有看见叶宁的人影。

心里正想着叶宁会跑到哪去时,廖妤唯不经意瞄了旁边的床头柜一眼,赫然发现一张纸条,便毫无犹豫地拿起来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