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当时叶宁突然走进店里,其实是为了阻止孙启灿继续骚扰她吗?那他说他只是碰巧路过其实是在说谎吗?他又为何能保证如果之后收到她的求救讯息后,能够及时出现制止?廖妤唯的脑海里接连冒出了好多个问题,却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盯着那则尚未回覆的叶宁的讯息,心里是百感交集,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但在思考后却只匆忙打下一句话就按下了送出:不用了,如果下次又发生这样的事,我会自己看着办。

廖妤唯原以为要等一阵子才会收到叶宁的回应,就先将手机放到一旁,准备要去洗澡,却在方拿起毛巾的那刻,收到了叶宁回传的讯息。

你才不会。

简短不过的四个字,不知为何让廖妤唯的心揪了一阵。

怎么只是讯息上的文字也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触?廖妤唯点开聊天室,试图想停止叶宁对她的妄自揣测,在手机上飞快打下:你又知道了?而叶宁不出廖妤唯所料,很快就又读取了讯息并回覆:看你今天这样就知道了。

叶宁的话廖妤唯想起当时的她,的确只对孙启灿喊了一句,就没有对孙启灿有更多阻止反抗,但她又想到,也或许是因为当时实在太过于突然和恐惧,所以脑袋已是空白一片,根本无力思考与抵挡。

连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当下的情绪了,叶宁又怎么可以如此轻易断定?最好是,你根本不了解我,别自己随便猜测。

不想让叶宁这样妄自揣测的廖妤唯带着莫名的不悦,三两下就将句子打完,在按下送出的时候,萧恺晟同时捎来了讯息。

见此,廖妤唯不假思索地退出了叶宁的聊天室,点开萧恺晟的,见他短短问了句:到宿舍了吗?方才廖妤唯对叶宁擅自断论的不满,现在全都因为萧恺晟一句简单的问候而转瞬消失,她的脸上挂起了笑靥,打着:到了,正要去洗澡。

到了就好。

萧恺晟同叶宁很快就回覆了,却没有停下打字的动作,廖妤唯见上方依然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讯息的字样,便歇下自己的手指,耐心等着萧恺晟。

不仅仅是对萧恺晟,廖妤唯总是这样,总是会等对方先把想说的话打完,不愿去中断别人。

这样微小的体贴,其实也是李诗颖在夸赞她一番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会这样的。

那萧恺晟是否也因为她这般举动而感到贴心呢?廖妤唯就这么静然地等着萧恺晟,直到萧恺晟终于传来了好几行字句:我最近要开始忙期末要交的实验报告了,会有很长的时间都待在实验室,再加上还有上班,可能会越来越忙,所以可能也会越来越少时间可以陪你了……对不起妤唯……萧恺晟的讯息字字都刺进了廖妤唯的心里,无论是担心萧恺晟将会比现在更加繁忙辛苦,抑或是因为他们能相处的时间又将被缩减,都使廖妤唯陷入无尽的失落中。

但是她又能奈何呢?虽然自己是个经常健身的女生,但是真的不是很会夹啊!

她始终只能做个懂事的女朋友。

正当廖妤唯还在思考要回传什么给萧恺晟时,忽地又跳出了叶宁传来的讯息,廖妤唯并无点开,只是透过了显示通知,看到了叶宁传的内容:对呀,所以我想了解你。

叶宁这样暧昧不明的话让廖妤唯整个心绪大乱,本已笃定叶宁接近她只是想多交朋友,如今叶宁却又说出这样的话来。

廖妤唯顿时觉得烦闷不已。

无论是对萧恺晟还是对叶宁。

在简短回应完萧恺晟后,廖妤唯完全没有打算回覆叶宁的念头,直接将手机丢到了床铺上,索性拿起毛巾和睡衣走进浴室,无声息地掩上了门扉,不愿再多想。

宛若月笼轻纱(五)一天中午,廖妤唯和李诗颖在学生餐厅吃着午餐,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

唯独李诗颖的行为举止令廖妤唯觉得十分奇怪。

平常在吃饭的时候,李诗颖总是会主动开话题,从天南聊到地北,她的嘴一刻都不得悠闲。

李诗颖自己也曾经说过,她觉得吃饭的时候就是聊天的最佳时刻,若是吃饭时周遭身边的人太安静的话,她就会受不了,会一直找话题来聊。

然而今天的李诗颖却是一反常态。

廖妤唯见今天的李诗颖竟不如平常絮絮叨叨,反而是一直盯着手机,笑得娇羞如花,整个人像是吃错了药似地。

你在干嘛?廖妤唯皱着眉问。

被廖妤唯突然一问,李诗颖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把手机摔了出去,支支吾吾道:没、没干嘛呀……还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