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恺晟笑了笑,觉得廖妤唯的反应很是可爱,遂接着问道:你有想吃什么吗?我想想喔。

廖妤唯的脑海里闪过娇妻被黑人征服的画面,像是映在幻灯片上一张切换着一张,最后停留在了某一页,她便立刻兴奋地对萧恺晟说:牛排!好。

即便只回了一个字,还是能听出萧恺晟语气里满载的宠溺,他又接着问:十一点去载你可以吗?可以!廖妤唯果断回答,那我们要吃哪一间呀?决定好餐厅后,两人又多聊了几句最近的日常生活,后来发现时候已经不早时,才结束了通话。

挂断电话后,廖妤唯将手机随意扔在一旁,原先还滴着水的头发在讲电话的时间里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她又开始盯着天花板,周遭又是一片寂静,方才那股不明的情绪也随之又浮现了出来。

而她始终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廖妤唯仍是没断出一个结果,于是在设定好闹钟后,索性拉起棉被入睡,强迫自己不再去反覆猜想,静然等待明天的到来。

他的骤然闯入(二)隔天早上十一点,萧恺晟准时出现在了廖妤唯宿舍大楼的门口。

廖妤唯收到萧恺晟的讯息后,火速将要带的东西收进小方包里,锁上门后就冲下了楼,完全没有考虑要不要搭电梯,一心只想着赶快见到好久不见的萧恺晟。

一到一楼大厅,廖妤唯就看见在门口的萧恺晟,整个人便藏不住笑意地跑了过去,伸手拥住了眼前的他,在他怀里蹭了几下。

萧恺晟见廖妤唯这般举动,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柔声地问了句:这么想我吗?廖妤唯没有回话,只是在萧恺晟的怀里点了点头,见此,萧恺晟的笑意更深了,边回拥廖妤唯边说:对不起呀,都是我最近太忙了,才没时间可以见面。

闻之,廖妤唯连忙抬起头与萧恺晟对上眼,直摇头说:才不是你的错,不要这样说。

萧恺晟看着怀中的廖妤唯,轻捏了下她的脸颊,眼底全是柔情地问:饿了吗?超饿的,醒来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

廖妤唯眨了眨双眼,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

那我们赶快去吃饭吧。

萧恺晟松开抱着廖妤唯的手,拿起挂在摩托车上的安全帽帮廖妤唯戴上,在扣上扣环前还先注意廖妤唯的头发会不会被夹到,贴心的举动全都被廖妤唯看在眼里,使她不禁感受到一股暖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