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妤唯和萧恺晟是从国中二年级就开始交往的。

这样算起来,两人交往也已经有了将近六年之久,已经可以说是标准的老夫老妻了。

他们从小就都是顶尖优异的学生,校外比赛代表总有他们的份,成绩的名列前茅自然也不在话下,两人可说是才貌双全的天作之合,当时消息一传出时不知道煞羡了身旁多少人,后来他们也一起上了同所知名高中。

唯独可惜的是在考大学时,廖妤唯跌破众人眼镜地考差了,以至于没能和萧恺晟考上同所大学,最后也是煞费苦心,两人才选到两所分别位于隔壁县市的学校,而使得两人现在是处于远距离恋爱的状态。

即使如此,两人的感情依旧十分稳定,一路顺利地走到了现在。

但这并非代表廖妤唯的桃花从此就能被完全斩除,并非从此就不会有任何男生兴起想接近她的念头。

就像现在。

为什么要找我去?廖妤唯不解地问,而被问的人则是找她去参加联谊的李诗颖。

因为……李诗颖欲言又止,而后才像是非常不容易地把话说出口:因为上次对方的男生在滑我的网页的时候看到你的照片,就拜托我说一定要让你来联谊……那也跟我没关系吧。

廖妤唯态度强硬地打断李诗颖的话,我不去。

不行!李诗颖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身,让教室里的同学都对她们投以疑惑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太大声的李诗颖淡淡说了句对不起,便坐回原位继续对廖妤唯说:要是你不去的话,对方的男生也都不会去了啦。

廖妤唯皱眉,我有男朋友你忘了吗?联谊又不是之后一定要跟对方在一起。

李诗颖觉得自己或许有机会说服廖妤唯,瞬间变得比刚才有活力许多,你就当是去交朋友的就好啦!大学生不就是要多拓展人际关系吗?廖妤唯没有回答李诗颖的问题,反倒回了句:那你直接跟他们说我有男朋友不就好了,不是更省事?李诗颖疯也似地直摇头,这样联谊就直接办不成了啦!廖妤唯默默看着李诗颖,似乎是基于同情李诗颖而正在考虑,然而下一秒廖妤唯仍是坚决地说:那你就跟他们说我有事吧,反正我绝对不会去。

见廖妤唯如此毅然决然,李诗颖嘟起嘴,没好气地说了句小气鬼,而后就整个人发软趴在桌上,彷佛是失去了生命力和灵魂的躯壳。

廖妤唯歪着头看着李诗颖,她觉得奇怪的是,明明李诗颖的长相和五官精致地没话说,个性也落落大方十分讨喜,却总是在参加联谊,而且每次联谊的结果也都没找到一个好归宿。

你明明就长得很标致啊,又很好相处,怎么会交不到男朋友?廖妤唯单手托腮,好奇地问。

你不懂啦。

李诗颖忽地从桌上起身,情绪激昂地开始了她的抱怨:你都不知道现在好男人有多难找,前几次联谊遇到的男生,不是喜欢抽菸喝酒跑夜店,就是深入了解后才发现是劈腿成性的渣男,好不容易这次遇到了一群感觉还不错的,结果因为你都不知道办不办得成了,像你有一个交往这么久的好男友的人才不会懂咧,你都不知道……还未等到李诗颖把话说完,廖妤唯就因李诗颖前面说的话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她开始在脑海一一列出萧恺晟的种种优点,包括他的学业优异、他的谦虚有礼、他的温和友善、他的努力不懈……太多太多的优点,在廖妤唯的脑海里绕了好大一圈。

这样一看,萧恺晟的确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男朋友。

又或者说,他真的是一个太好的男生了,和李诗颖所遇到的男生相比起来。

然而一想到这,廖妤唯虽打从心底是觉得自己很幸福的,却同时又在内心深处翻起了许多复杂的情绪,让她脸上的笑容渐渐黯淡,是一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那些她从未告诉过别人的。

星期五晚上下课后,廖妤唯买了一份卤味当作晚餐兼消夜,缓步走回宿舍。

一进门,她就赫然发现范芷君居然倒在床上看着电视,便好奇地问:你这礼拜没有要回家啊?范芷君这时才发现廖妤唯回来了,扭头说了句你回来啦,便回应廖妤唯的问题:没有,我妈说这礼拜可以不用回去帮忙没关系。

廖妤唯点点头,当作了解,她将手中的卤味提高,在范芷君面前摇了摇,要吃卤味吗?要!一看到食物,范芷君原先懒洋洋的模样都不见踪影了,甚至用谄媚的口吻说:妤唯最美了!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这样说。

廖妤唯笑了笑,此刻她觉得自己像极了在照顾小孩的妈妈,又或者说她其实一直都这么觉得,自从和范芷君成为室友以来。

她们两个原本应该是不会认识的,就只是一年级住学校宿舍时,知道对方是隔壁寝室的人,而促使她们变成室友的契机,是那个时候升上二年级要抽宿舍时,她们两个的寝室共八个人里面,只有她们两个不偶地没有被抽中,得知这个消息后,两人便辗转一起到学校外面租了房子,成为现在的室友,两人的个性亦是一拍即合,很快就适应了彼此的生活模式,几乎没有任何一点生疏。

话虽如此,关于萧恺晟的事,廖妤唯并没有跟范芷君说过太多,只有告诉范芷君自己有男朋友的事。

但也就因此导致范芷君总是会出自于好奇心,问廖妤唯一堆关于萧恺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