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开手,她腼腆的低声说:呐,季诩,我要走罗。

不舍的,他抓回她双手不肯放开,芮安,不要走。

不忍推开他的她,嗫嚅着:那怎么办?我不走不行……而他,趁她不知所措时,轻轻将她拥进怀里,将脸颊枕在她肩窝。

不要走。

喔季诩……她轻扬秀眉,甜笑着看他,用娇宠的声音说:不行的。

止住的泪,又滑落他俊秀脸庞,芮安……季诩,不能太任性喔。

芮安,我舍不得你……他的话,让她羞涩的微垂小脸。

我也舍不得你……许久,她抬起脸,轻轻吻他唇瓣,信心十足的瞧他,但放心,会再见面的。

是啊。

他露出无奈笑容,人都会老,我们终是会再见面的。

她没解释,就是笑。

可她越是笑,他越是伤心。

想到再也见不着她,苦酸的泪儿往心里吞,眼儿模糊中,才发现,她笑着落泪。

急得他,自责的将她抱在怀里,对不起。

这回换她抱着他,轻轻吻上涌出他长眸里的颗颗珍珠,季诩,不要哭,哭了我会伤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