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眶会红只是因为薛半山很气愤,怎么会在自己十六岁就被亲戚交换后侵犯,虽然对方是个美妇。但还是改变不了事实,所以这绝对不是因为感动,甚至觉得懊恼,连想把先前的感动收回来都做不到,脑袋只剩一个还在计算好感度的计算机。

江边程好感度-10086。薛半山咬咬牙,虽然知道不能动粗,但头一热又想挥一拳过去。但江边程不打算再被打了,单手抓住薛半山的手,一面把他按在墙上,脸一近,就这么吻上薛半山了。这一吻,倒是把薛半山点醒了,脑袋终於清醒了一半,但还是想打人。还没推开边程,威猛的气势又趁乱逼得他措手不及,渐渐有些缺氧。

对不起,不过遇见了我,你大概就没办法逃脱了。下课钟声响了。江边程放开薛半山,用袖子擦了擦他嫣红的唇,然后迈开脚步走了。无奈半山没办法跟着移动步伐,缓不过来。江边程尽可能的放慢脚步,让自己看起来潇洒英俊,但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还是没办法让他想要展现自己沉着的一面,反倒看起来像个阳光少年了。走廊开始传来女生们的窃窃私语。江边程没有去留意,一心只想置着刚才小动物那傻傻愣愣的脸红表情。

实在是太可爱了!怎么可以那么撩人!江边程恨不得把薛半山紧紧抱在怀里痛快的亲一顿。江边程快乐地拉开教室门。几乎全般的双眼都盯着他,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怎么样了?抱歉,才开学第一天就闹了事。他搔了搔头,假装很抱歉的道歉。大家听到他的一席话,也没说什么了。恰好上课钟打了。薛半山心不甘情不愿的站在门口抱怨:哪有学校的上课钟打那么快的?不甘心归不甘心,课还是要上的。

薛半山十分无奈地拉开前几秒才被江边程打开的门,班上顿时变得有点静悄悄。薛半山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了基本上和江边程一样的道歉台词。大家看到半山诚恳的态度又看到那微红的眼眶,二话不说,就是原谅。没办法,谁叫薛半山真的太可爱了,没办法惹人讨厌。

江边程无奈的摇了摇头。薛半山,你们回来啦?班导徐正看着站在门口的薛半山,翻了翻点名簿:正好,这节课想要帮你们换个位子,快回去坐吧。谢谢老师。薛半山的位子很好,视野广又前面。老师应该也不会让我移动太多,毕竟身高这种事情嘛……嗯,不能太强求。半山、边程。徐正看了两个人的方向,最后排有一张连在一起的桌子,你们俩换到那里吧。轰隆!晴天霹雳。薛半山愣了愣,看了徐正,又看了江边程,差点爆了粗口。这是上天的旨意吗?

我注定是要被逼疯了吧?重点是为什么会有连在一起的桌子!?学校经费再不足也不可能换不了课桌的啊!薛半山拖着沉重的书包,在左边的位置坐下,意外的发现居然还能清楚的看到黑板而没有阻碍。只有学习能够抚平我躁动的怒火!

好巧啊,小山。我和你是同桌呢。江边程坐到薛半山身边,还刻意把椅子往半山的方向移了移。巧个头,这是班导安排的座位。薛半山也移动了位置,发现没有位置可以动了,不禁想哭。徐正看两个学生不打了,松了一口气:对了,你们两个过来,和对方以及同学道歉一下。江边程起身,走到讲台上,大部分的女生都看着他;薛半山也起身,走到讲台上,大部分的男生都在看他。薛半山在内心大喊:怎么差别那么大!?你们就简单道歉一下,用同学爱抱一下吧。

薛半山简直傻了:这当我们是幼稚园的小孩吗?拥抱?没有这回事!江边程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张开双臂,笑得稍微带点歉意:抱歉,朋友。以后我保证会和你相处得非常融洽。……可是我不想啊!尊敬师长、友爱同学,是徐正的教育理念。不过半山这小孩嘛——尊敬师长,可以;友爱同学,可以;但接受江边程……打死也不行!徐老师在办公室里重重叹了口气,一旁的吴主任前来关心。没什么,就是新生有点儿皮。

平常总是带高一新生,今年校方派他带高二,还真不简单。特别是刚才的两位学生,回到班上本来还以为没问题了,竟然在道歉时不让人省心。江边程差点又要被薛半山打了。我只是让他们握个手、拥抱一下,怎知道薛半山就生气了。现在孩子的想法真难理解。徐正仰天长叹,吴肖也跟着附和。现在的孩子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