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着吧。

也许,等过了很久很久以后,你们还会再见面,你也能坦然地对她说出实情。

他替她拿着手帕,想要为她折好收起,碰到手帕时却不经意感触到一股释然的心情,是徐玫青?他个头高视野广,在人群之中很容易能识人,他望向徐玫青的方向,竟碰巧与她对眸,感觉到他的视线她嘴角微扬与他点头致意,她身旁高大的异国男子轻搂着她的肩,似是在安慰她什么。

他瞬间了然于心。

徐玫青从头到尾都知情杨映含是她女儿,刻意来对她说这番话的。

她想向过去道别,想见见十七年未见的女儿,想和她道歉,却不知道女儿是否能接受。

于是,只好假装不知情。

现下,憋了十数年的话语终于卸下,她感到释然。

这条手帕,也许是她故意留下,希望能埋下再次相见的种子。

杨映含点点头,仔仔细细地将手帕放入包包,或许有一天她们会在路上巧遇,然后她会拿出这条帕子问她记不记得她;或许,她会叫她一声妈,谢谢她生下她,而她从未怪罪她的离去。

不知不觉中,迎来了暑假。

高三的言以骆结束了高中生活,盛夏中的七夕情人节燠热难耐,他与杨映含之间若有似无的情愫,也迫不及待地浮出台面。

一开始与她亲近,出于同情,但越是相处越是发现自己心间已驻扎了她。

她的喜怒哀乐都牵引着他,她开心他也会觉得心情愉悦;她悲伤他也会闷闷不乐,想要逗她开心。

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