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我就连接近她的机会也没了啊。

忘了哪天一时兴起去染发。

当美发师问我要染成什么颜色时,我这才发现其实我并没想那么多,只是一个冲动想换个发色罢了。

但几乎是反射性地,我回答红色。

美发师听到我的回答,皱起了眉头,问我确定吗?我从来没这么坚定过。

很用力地点点头。

同时间嘴角扬起。

红色,小霏说,她最喜欢红色。

只要她喜欢,什么都可以。

而托这发型的福,她答应了。

羞涩的脸上,那小唇吐出的细碎声音并不大,却足以让我听见。

她说好。

……她说好!我想,她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声轻轻地字眼,是如何深刻烙印于我的心脏,甚至,是我的生命。

※开始交往后,我翘课也带着她。

她的眼神越来越漫不在乎,国小成绩优异的过往早已不复存在,那一张张考卷上太过多余的红字在她眼里也愈来愈不具伤害。

她的穿着也渐渐像我这种人,热裤下套上马靴、颈间的银饰经常闪烁、黑色性感的小可爱与她形影不离。

对于这一切的改变,老实说,我很满意。

她的眼里,现在只有我了。

没有所谓地狗屁家人、酒肉朋友、赌烂考试。

没错,这世界,只要我们仍互相依偎,那就够了。

某天回来,她的神情不太正常。

投入我的怀抱时甚至皱了皱眉头。

不动声色地瞧着她的小动作,我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果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她突然抬起头来,问我能不能不要再打架。

她说她不喜欢。

她说她想离开。

她说她好害怕。

她说了好多我听不太懂的话,我困惑她怎么了,这么久以来,我们不都一直这样过的吗?于是我选择忽略她的请求。

……后悔没看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郁。

※一打五十,到最后几乎是被围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