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跑进去后……没有人尖叫,代表现在没人上课……不过这样擅闯教室不知道可不可以……犹豫了良久,发现里头没什么动静后,我也推开门进去。

空无一人。

……不。

阳光穿过层层半开半掩的帘幕,洒在凝重的空间,风正要吹进来,却彷佛在害怕犹豫。

一层水雾倒是毫不思忖的,窜上眼睛。

诺言正卖力地玩着……一个人的头。

褐色的头发,稍微变长,他一定有偷偷修剪,否则两年的时间应该要更长。

皮肤到了美国,怎么都没有被晒黑呢……仍是白皙如以往……还有,怎么还是那么爱睡觉……如果闯进来的是别人,他是不是要邂逅别人呀……点点久违的醋意泛上心头。

我听见钥匙打开盒子的声音。

那疯狂无法止住的想念、爱意、回忆……同时窜上心头、蔓延了四肢百骇,我又想哭了。

噢该死,这种想哭的情绪……通通都在他生气地把诺言拉下来、重新开始抓发型后给止住了。

……竟然给我装睡。

隔了那么多年还是一样幼稚。

他拿下诺言后,嘟嘴问它说,主人在哪。

……我等着他发现我。

最后,他抬头望向站在门口,仍是不敢置信的我。

跃身站起,他露出几丝羞赧。

一步、两步、三步。

专属于言诺式的大大步伐。

四步、五步、六步。

那五公尺,逐渐消失不见。

七步、八步、九步、十步。

心跳啊,不知道是谁亦或双方都,扑通扑通跳的好快。

我想起三年前,上了高中后的第一次相遇。

纵使那时的我忘了早在国三,我就曾经叫他不要打架那次。

多了几丝成熟、多了几丝异样、多了一段曾经。

却仍,再次相遇。

在我面前站定,这次打破墙的人是他。

三年多前,他让我看他帅气的背影。

而这次…………我拥有了他的正面…………你好,考满分的……他扯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