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忖着送他去国外治疗的飞机,此刻应该正好起飞。

没有送机是因为……我和他之间,还差了五公尺。

但我相信有一天,他会回来,将那五公尺,缩短为虚无。

我朝空气,轻声说了句,再见。

>--下章完结哦:))))))26--结局再见,期待再相见。

说好的,打勾勾哦!--我伸了伸懒腰,把诺言放到地上。

望着眼前大学的榜单,不意外地在上头搜寻到我的号码。

事实上成绩单也早就寄到家了,特地过来似乎是多余。

不过大好的星期一也不知道要干麻……还不如先混进校园来逛逛。

距离,他离开的时间,似乎已有两年。

我以为时间会在他消失后停滞,没想到却反而过的更快。

一直到毕业,也就是几个礼拜前,我仍然没有看见他。

那张他给的信,字迹不断模糊、晒干、然后又模糊。

为了怕我在重复思念的当头将信给弄坏,我把它收了起来,保护的很好。

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至今,他的一切、他留下的事物、他遗留的爱意……我全数锁在心里……好想放他们出来,透气啊。

我望着炽热的阳光,轻叹。

这所大学的绿地真的很漂亮,又宽广、装饰物不胜枚举的处处可见,柔软的草地、池塘等等,如果能够,牵手一起穿过树林,那一定很棒。

拍拍脸颊。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手机在这时传来了一封简讯。

是亚梨传来的,里头附有她和谨阳的合照,谨阳一脸无奈的对着镜头微笑,眉眼底下是浓浓的宠溺。

死相。

我笑了,而且是大笑那种。

亚梨和谨阳都迟钝的过头,明明两人现在都互相喜欢,却没人肯承认。

尤其谨阳在毕业那天还拉我过去,问我说亚梨有没有喜欢上别人……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对超级迟钝可爱又阳光的情侣诞生。

他们很适合饰演公主及王子。

正当我构筑完美的童话故事时,不甘被忽略的诺言汪汪汪地叫了好多声。

我用眼神叫它闭嘴,谁知它竟变本加厉的狂叫,几个经过的学生好奇的对我们行注目礼……我只得尴尬地蹲下身,想抱起诺言……它却逃开了,还一股脑的往校舍跑!早就三岁多的诺言身手矫健,我惊慌失措地跟在他后头跑,又气又急的大叫说不给他饭吃,它也很有个性的一概不理会,穿过走廊转了个转角。

然后隐身于教室。

我踌躇地在那间教室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