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就那么卡着。

我答应他。

我觉得他应该会变乖……没错,他刚开始不再翘课、不再打架,他就像个正常毫无受创的小孩……这是多年以来的首次……言海老先生的口吻,藏着对自己孩子的欣慰。

转瞬却又换了语气。

但他又闹事……我派去调查的人告诉我,他一连打伤了好几个人,也受了不小的伤。

我当下就觉得,那是你的错。

狠戾地眼神投向我。

身体莫名的战栗。

脑海飞快闪过将一切罪过都扛下的言诺。

他发怒的模样、酗酒的模样、流泪的模样。

又突然发现以前觉得疲累的自己很可笑。

只要他现在醒过来……讨厌我、恨我、不理我都好……只要他醒来……所以,我要他即刻出国。

否则毁灭他,现在所永远的一切。

他的话很坚定,但里头的不确定及犹豫,无法抑制地在我耳里回荡。

仔细想想,言诺的确是在打完那场架后,眼神飘忽望向窗外的次数、时间无限制的加长……愚蠢的我没有注意到,每当他想一肩扛下某些事物,或者把我蒙在鼓里时,他的习惯就是如此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言海的独白持续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