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结果我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房里的人都探头出来跟我说嗨,而这其中并不包括言诺。

你有话对大哥说对吧!他的眼睛闪亮闪亮地望着我,浑然把我当成解决言诺的救星。

虽然我没有他想的那般美好。

低下头我摩搓着从刚刚一直抱到现在的纸箱,算是点了点头。

而言诺很快就被推了出来。

有人自作主张的将门关起来。

我受不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太过亢重的情绪压力,我无法承受。

于是先开口的是我。

……给你。

纸箱被强行推入他的怀中。

他错愕的往下看,里头有一只DOMO君娃娃──之前看他很喜欢而拜托阿藤帮我抓一只,想拿来当情人节礼物的。

它的旁边放着我剩下的所有HellokittyOK蹦、他送给我的AllPass成绩单,以及他去要回来、说那其实也有我们之间回忆的,底片。

他凝视了好久,好久。

……连诺言也是,都还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