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刚开始认识他们时,她很别扭并且是在谨阳陪同下才跟我说话的,虽然她讲话总是很有活力,但看的出那是伪装。

为了掩藏住什么而存在的伪装。

我叹口气抱住她,缓缓听着她的语句。

我跟他发誓过不再偷偷哭的……他一直对我很好……如果我没有告白是不是能一直当好朋友……我、我不想再失去……回到以前……这才发现,亚梨也是一个,受到很多创伤的人。

我能想像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国小我就一直被欺负……她们说我太过花枝招展、太过招摇……而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开始说我肮脏……我不懂……她持续低泣着,我彷佛听到她尘封已久的伤口再度撕裂。

……是国中的时候,他拯救我,虽然那时我仍然没有女性朋友,但拥有他就足够……这也是为什么谨阳总是像护花使者出现在亚梨身旁的原因。

她遇到的创伤太巨大了。

一个小女孩,很难去理解,自己被为何会被排挤,亦或为什么大家讨厌她。

人类是丑恶的。

只不过是纯粹的嫉妒、羡慕,构成他们理所当然伤害亚梨的原因。

我再度用力想抱紧她,哪知却被她狠狠推了一把。

对上我视线的那瞬间、那个眼神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狰狞。

须臾她也对这样的自己感到不敢置信,低头怔怔瞧着推开我、她自己的双手。

自顾自地在床上蜷曲成一团。

……他有喜欢的人了……空气中飘浮着这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