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奈地叹口气,抓着面色狐疑的亚梨往保健室走。

※……考第一名的,你来的正好,帮我顾一下保健室。

跟我熟透的保健室老师这样哟喝,还比了比冰箱说里面有饮料自便喔。

又要去泡咩啦?还有我说我叫黄羽霏。

我白他一眼,不太好气地说。

基本上保健室就该给一个漂亮美丽又温柔的波霸女老师来管啊,找一个迈入中年又自恋的大叔根本就不对嘛。

谁跟你说我去泡咩,我这是造福女性……他拨了拨头发,自以为帅气地照镜子。

不等我开口跟他继续呛,他就脱下白袍快速的闪了。

好样的,臭大叔。

他以前是我国小老师……跟我比较熟。

我跟三条杠的亚梨这样解释,拉她坐在床上。

那家伙从国小跳巢到高中,只为了泡咩。

是个很受不了,但其实人很好的大叔。

应该啦,只要他别那么三八就好。

那么……深呼吸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