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他家他对我说让我们慢慢变熟吧。

第一次被人叫霏,亲昵的言词是他说出口。

第一次,有这种悸动,连阿藤也没给我的。

我们之间,可能很多,不可能却也更多。

第一次很多,却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为什么?良久,他问出口。

表情是那样地凄楚又是那样的痛苦。

四周人的喘息呻吟成了虚无,一片沉默萦绕在我们的心头。

我没有回答他。

因为我已经做了我最会做的事。

逃跑。

※回到家,全家人正准备吃晚餐。

看见我先是一阵愣住,然后问我怎么全身脏兮兮的。

妈妈不由分说的就把我往浴室丢,还顺便咕哝叫我别又学坏了。

我大声地跟她说不会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