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梨的态度全然不像上次的犹豫,谈论起别人的八卦终究是轻松。

当局者迷啊,小霏。

……这句话应该用在你身上吧。

不甘示弱地想堵住她的嘴。

果然马上起了效用,她欲言又止最后选择脸红。

为什么?谨阳不知道何时加入话题,围进我们无形中的小圈圈。

什么为什么?亚梨反问,语气心虚。

为什么小霏要说当局者迷要用你身上啊,阿呆。

谨阳轻声斥责,然后眼眸转了圈。

……你该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亚梨不语。

奇妙地红潮窜上脸孔。

太明显了吧。

我叹口气,默默思忖。

真的假的?只不过谨阳的表现更加夸张。

开玩笑成份由其居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