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露出白晃晃的牙齿。

这次,是你先伸出手的。

然后用嘴型轻轻的低喃。

我不放了。

嗯了声。

我闭上眼。

其实我没那么喜欢篮球。

其实我也没那么,喜欢罗皓藤。

其实我也可能有那么一点,生出了某种难以理解而久违的情绪。

※红队赢了。

终场时,我们学校的嘘声哀嚎和尘星高中的欢声鼓舞成了鲜明地强烈对比。

谨阳垂头丧气地朝我们走来。

脸上满是苦涩。

我们输了。

这么说的同时,他着急的看了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