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我会逃。

有那么一秒我也这么想过,像之前一样独自逃跑吧。

但最终我选择的是一把拉住言诺骨头分明瘦弱却有力的手,往楼梯窜去。

地下空间里头的人都为我突如其来的冲动而怔住了。

一直到我和言诺冲进街道的人群里时,才渐渐听到追赶的声音……还有一些四周人的尖叫。

老人们的辱骂声。

儿童的哭闹声。

但我听的最清楚的是我和他奔驰起来的风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晓得跑了多久,拐过几个街口后我拉着他进入一个暗巷。

暗巷很窄,但也很隐密,皓藤的几个手下并没有发现,骂了几句脏话后继续朝下条街搜索下去。

沉静下来的当下,我发现我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呼吸,表情。

全都和我一样,愫乱不整。

很抱歉。

须臾,我这么说。

用头发盖住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