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蓝天澄澈的像大海一样,让人想陷进去溺死,几缕白云在旁点缀装饰顺便遮挡并没有很亮的太阳,整个天空是我所没看过的干净,连风在这样景色的衬托下都显得更加舒适,沁脾入人心。

呆了许久后我才开始寻找言诺的身影。

其实很好找──应该说他就那样大剌剌的躺在那里。

身体是靠着通往四楼楼梯的小屋子,手枕在耳后面对栏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在睡觉,不过也没有将视线投向我,只是单纯地享受着天空。

我微笑了下,走到他前面蹲下。

找到你了。

我说。

紧接着发现他的OK蹦一直没有拿下,HelloKitty面临垂死的状态,黏性消褪要掉不掉的。

我好笑的凑向前,撕下他的OK蹦。

……OK蹦每天都要换啦,这样很容易破伤风耶。

我想说给你换嘛。

他露出一贯无辜的表情,然后将手放下坐起来。

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皮肤真的很好,噢似乎比我还吹弹可破耶!真是可怕。

笨蛋。

我戳了一下他的鼻头这么说,仔细地看了看他的伤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