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敢相信我都没发现,他的微笑太有魅力也太善于掩饰了。

初步的细小伤痕我上了药,在脸部那边贴了一个HelloKittyOK蹦。

他仍是没有反对我的擅自包扎,只是目光像小孩子一样时不时的凝视我。

那目光似乎还隐含着我怎么会对包扎伤口那么熟练的困惑。

……打架,不好。

我晃了晃手中的去瘀药膏,示意他背朝我。

他的小心翼翼让人察觉他的背部还有伤,而且估计是瘀青,因为他连靠着床畔显然都会痛。

可是,我很厉害啊。

转过身,他轻轻的说,声音飘到我的耳畔,有点虚无飘渺。

一对十五耶。

我擦药的力道变重,满意的听到他发出呜噎疼痛的声音。

十五个人你也敢独自一人打,看看有多少伤痕!他们莫名奇妙来打我,所以就打回去了呀。

他解释原因,不过语气带了些不确定。

……总之以后不要这样打架了。

会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