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还满想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没想到会有人对我感兴趣呢,我还以为我大概是班上最无趣的人,而无趣正是我想诠释好的感觉。

太过美好而招来毁灭的事情我不想再经历了。

我都快没气了你才放手,有没有良心啊!终于挣脱亚梨的魔掌的谨阳哇哇大叫,连忙大口呼吸。

安亚梨则是以瞪了他一眼作为回应。

当然脸孔还是胀红而不敢看我。

为了缓和气氛,我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话才对。

……呃,我觉得你们的感情好好喔。

听了我的话的两人停止吵闹,瞠大眼双双望向我。

跟他/她感情好?两人互看一眼。

屁啦!又异口同声。

你/你别学我讲话!……欸,看来我的观点从来就没有错过。

02完全忘了自己是如何撑到放学,只知道自己因为多了两个新朋友而感到雀跃。

这种有归属的感受就是以前国中公民课教的马斯洛金字塔里的爱与归属感吧?只能说这种感觉真是美好。

后来要回家的时候,亚梨和谨阳自动地跟我一起走出校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