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热情的回应着。

你是谁!在黑夜里偷听人家的话!茱丽叶惊慌的叫了起来。

雪儿配合着剧情表现出惊慌的神情但也是实际的将她此刻的感觉表达出来,雪儿将倚靠阳台的身子弹开改要抓住阳台的围栏要表现出她惊慌的反应,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太大还是阳台终于支撑不住突然间阳台的围栏结构崩塌了,一时间雪儿重心不稳整个人也往前跟着崩落的柱子一同跌落。

哇~!啊~!雪儿!轰隆!雪儿掉落时发出的惊慌叫喊、周遭人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的失声呐喊,还有冲上前去想要护住雪儿的雷恩的吼声,三声齐同在崩塌声中响起。

舞台上弥漫着飞扬的灰尘和木削,不时还有些许小片木块的掉落声,所有人都往舞台中央赶去,散落一地支离破碎的布景在其中还有两个倒卧的身影。

雷恩、雪儿你们还好吗!闵修赶紧上前搬开部分压在雷恩身上的木块,此时雪儿有一半的身躯都压在雷恩的身下。

雪儿落地的瞬间雷恩及时赶上将她抱住,但是眼看上头还有部分的木块正向下坠落,雷恩立刻将雪儿翻至他的身下,但是这一切都太突然、快速,让雷恩无法全面护到所以首当其冲就是护住雪儿的头部和部分的身躯,但是两人还是一样都双双挂彩,不过还好雪儿只有受到轻伤但是雷恩的右手臂却被后来掉落的木块砸中而见血了。

原本还处于在惊恐状态的雪儿一时间还不知道是谁救了她,只知道她最后并没有在预期内感受到疼痛反而是落入到一股温暖中,直到修的叫唤才惊醒了她的失神,也才发现眼前所出现的脸孔就是让她夜夜失眠的人。

雷...雷恩!你流血了!而惊讶的心很快的被恐惧给替代掉,因为染红的白色衬衫和传来淡淡的血腥味让雪儿的脸瞬间失去血色,平时冷静的她瞬间惊慌失措了起来。

31-发现到了保健室做了初步的评估后由校医转诊到医院去做进一步的检查,因为雷恩手臂的伤口太大没办法只是单纯的擦擦药就好,手上的撕裂伤需要到医院做缝合并且必要时还要照X光片看看是否有伤及到骨头,不过这一连串的治疗都要到医院后才能做处理。

到了医院后经过医生的评估除了皮肉上的疼痛外雷恩在动作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所以骨头的状况是正常的,但是手上的伤倒是被缝了七针。

雷恩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所以才让你受了伤,如果我一开始就跟剧组的人提醒说布景有问题的话那就不会有这种意外发生,这样你也不会为了救我而受伤,就不用...就不用到医院缝伤口,让身上留下丑丑的疤痕了。

处置结束后雷恩和雪儿坐在大厅等候闵修办理离院手续回来,有机会独处的状况下雪儿首先开口向雷恩道歉,而且越说就越想到雷恩手上的伤痕将会永久的留在他的身上,想到这雪儿就忍不住自责的哭了起来。

雪儿你不要哭了,这又不是你的错,而且男人身上总是会留下一些疤痕的啊,所以你不要自责了。

雷恩故作轻松的说但是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接住雪儿那受伤的人可能就不是他而且雪儿,而且雪儿还有可能发生更严重的意外,一想到着雷恩心里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