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隔壁搬来的新邻居,她们姓“唐”,以后对唐阿姨她们要有礼貌喔。

纽顿太太趁机教雪儿对人处事的方式。

喔~唐阿姨好,我叫雪儿。

雪儿应声回答后就立刻向对方问好,但雪儿看着这原本应该是初次见面的脸孔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雪儿你好,晔儿你要不要也出来跟阿姨她们打招呼啊。

夏萤凡笑着接收到雪儿的善意微笑,接着就将脸对自己身后说道。

纽顿太太和雪儿原本还胡疑这个新邻居在跟谁说话,接着就顺着对方的目光往她身后望去。

一位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小女孩从夏萤凡身后探出头,小女孩紧张得抓着妈妈的裙摆,怯生生的看着眼前的新邻居。

雪儿睁大眼的看着黑发小女孩,她不就是上次在卖场见到的...雨晔原本怯生生的神情却在看到雪儿的那刻消失无踪,反而增加了雀跃的眼神。

天使!黑眼娃娃!两个小家伙互相指着对方大声的说出自己帮对方取的绰号,这反而让在场的大人们吓了一跳。

1

9-万圣节以往都是平静的午后,此时纽顿家的院子传来阵阵的嬉闹声。

晔儿这张图画纸给你,等一下要给我看你画的东西喔!雪儿拿了张洁白如雪的画纸递给雨晔,手里还拿着各种颜色的蜡笔。

好~雨晔接过手后以相同灿烂的微笑回报给雪儿。

当两个小家伙相认后她们的感情迅速升温,投机的感觉跟本不像是初次见面,虽然这本来就不是她们第一次见面。

雪儿和雨晔俩人的年龄相同都是十岁,两人的母亲在聊天中才知道雪儿是二月的下雪夜里生的,而雨晔则是十月天里一个下着太阳雨的日子出生。

一个雨、一个雪虽然是两种不同的形体但都有着同性质的原物,对於这巧合让两个母亲觉得很有趣,但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才一面之缘的孩子此时却感情有如姊妹般亲密,这对两人的母亲来说都感到欣慰。

因为纽顿太太一直很担心雪儿跟同侪间的互动会有障碍,毕竟雪儿从没遇过跟她年龄相仿的小孩;而夏萤凡则是担心她和雨晔因为先生的关系决定全家移民到英国来,虽然语言对她来说并不是问题但是对雨晔来说却不是如此,在台湾她忽略的对雨晔的外语能力的加强,所以她很担心雨晔原本害羞的个性会因为语言的不通而遭受到更大的压力,不过现在她应该不用太过担心了。

两个孩子虽然用双方都不太懂的语言在交谈,但是神奇的是她们竟然还能了解对方要表达的意思,也许这就是小孩子之间微妙的乎动方式吧!语言不是表达的全部,反而是眼神、表情、肢体上的触碰,最真实、最自然不做作的态度,让俩人的心意相通了。

雪儿,你画好了吗?雨晔稚气的童音问着坐在对面还再埋头苦“画”的雪儿。

快好了,不可以偷看喔!雪儿拿着黑色的蜡笔不断的涂抹,专注的看着画纸,根本没空抬头看雨晔,而且还怕自己的作品被雨晔事先看到还用手遮挡起来。

我不会偷看啦。

雨晔看着雪儿的举动笑着说,看雪儿还在画雨晔决定再为自己的画多加个几笔,所以又拿起蓝色的蜡笔在已经充满颜色的画纸上涂抹起来。

「好了!」这次两人异口同声的喊出,配合度百分百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你们俩个画好了啊,可以给我们看吗?纽顿太太和夏萤凡被两个小家伙的叫声打断了聊天的话题,夏萤凡首先开口询问眼前两个小女孩。

好啊~雪儿大方的说,雨晔则是点头示意。

两个小女孩把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各自面对自己的母亲,纽顿太太和夏萤凡看了之后原本为之一愣,但很快的就被两人的图给逗笑了。

两个小朋友都还没看到对方的作品,但却对自己的母亲的态度感到困惑,难道自己画的头那么好笑吗?雨晔和雪儿用疑惑的神情互看对方,两人此时才看到对方图上所画的东西。

雪儿在大大的白纸上画着一个小女孩,图中的女孩有着黑色的长发和大到不行几乎占去一半脸的体积的黑眼珠,画中女孩手中因拿着布满草莓的草莓塔而微笑着。

雨晔在图画纸上画着一个拿着很多糖果的天使,天使有头卷曲的金发和蓝色的大眼睛,天使的胸前抱着很多大大小小的饼干和糖果,而其中一只手上还拿着红红草莓的草莓塔在微笑着。

雪儿和雨晔看到对方的作品后原本也是愣了一下,但是没多久两人就笑了出来,如铃铛般得笑声让两人之间国籍上的隔阂彻底瓦解,此时她们心里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对方了,即使对方消失但她们的心却永远不会忘记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