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你出娘胎后我就认识你了,你的一切事情我都清楚明白,我了解你八年了,你也认识我八年,难道我们不算是朋友吗?西曼医生说的就像是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般。

呃...听西曼医生这么说雪儿也一时不知该接什么,毕竟她说的是事实,她们的确认识了八年,而且除了西曼医生外雪儿似乎也没有其他的朋友,所以硬是要算,西曼医生的确是她唯一的“朋友”。

喏,要吃吗?给你。

西曼医生看雪儿没说话,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一些,接着她从口袋拿出一条口香糖摆在雪儿面前。

...这是干嘛?雪儿看着眼前的口香糖,用更狐疑的眼神看着对方。

这是口香糖啊~草莓口味的,你不吃吗?西曼医生问道。

我知道这是口香糖!我是问你拿这给我干嘛?雪儿难得动怒提高音量的说道。

没干嘛,我口袋里刚好有所以问你,算是跟朋友间的分享。

西曼医生似乎没把雪儿的动怒看在眼里,继续笑着说。

啥~?雪儿惊讶的说不出话。

雪儿看着眼前大约才三十出头的女性,她的外表和年龄有点不能划上等号,因为西曼医生有点娃娃脸,所以常会让人误以为她只是个住院医生。

而这位心脏科医生正是她的主治医生,以她的年纪就能当上心脏科主治医师算是很年轻的,不过她的医术并非和她的年龄成正比,据院内的病友间的谈天,西曼医生算是年轻辈的医生群中医术最好的,而且她的指导教授还是心脏科的权威,在那么厉害的老师指导下让她的医术也是不容小看。

不过现在眼前的西曼医生真的很不一样,完全没有平时穿上白袍时在病人间的态度和作风,此时的她倒是像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

快接下,我的手酸了。

西曼医生晃晃手上的口香糖在雪儿面前,把雪儿的思绪拉的回来。

喔,...你在吃什么?雪儿在恍神后还没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就接下西曼医生给她的“友谊的表现”,接着她看到西曼医生从另一侧的口袋拿了一样东西放进嘴里,她好奇的问道。

这是...戒菸口香糖。

似乎很满意雪儿好奇的态度,西曼医生不避讳的把她吃的东西的真面目说出,并且还把剩下的给雪儿看。

戒菸口香糖!你不是常跟其他病友说不可以抽菸、喝酒吗?那你怎么会吃这个?雪儿再度大声说道,手还很没礼貌的指着西曼医生手上剩余的戒菸口香糖。

这你就不懂了,虽然医生常说不能抽菸、喝酒,不能吃辛辣、刺激的食物,但是那是为了工作需求才说的,如果真的以身作则,那人生多没意思啊!西曼医生大言不惭的替自己辩解。

雪儿张大嘴的看着眼前的医生,她从没听过一个医生满嘴“歪理”还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如果让其他病友听到西曼医生这么说,那些把她话当圣旨的病人不气死才怪。

你竟然这么说...亏那些叔叔、伯伯那么听信你...雪儿忍不住说出内心话。

那是因为他们是病人,但我不是...懂吗。

西曼医生眨眨眼说。

天啊~~!雪儿摀着头仰天长叹,她真是为那些叔叔、伯伯叫屈。

西曼医生看着雪儿多变的神情和态度后她连眼神都笑了。

所以为了让自己不要变成病人,所以我才吃这个啊。

西曼医生继续说道。

雪儿缓缓放下额头上的手看向西曼医生,此时的医生双手交叉在胸前,神情看似无奈但又有微笑的说着,顿时雪儿对她的防御心变小了,雪儿这时突然觉得自己和医生间的距离似乎没那么遥远了,反而很接近就像是...“朋友”般。

4-自由?要来聊聊你为什么要把药打翻吗?西曼医生主动把焦点转回到之前的事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