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情里我从来不是一个好情人,不论是从前或现在甚至未来,我都不会是一个好的情人,我只懂得做自己,不懂怎么表现最好的一面,那只会令我感到做作。

大一那年我遇见了你,改变我一生的你。

第一章每天熬夜打电脑,玩玩GAME、上网、看看“影片”,想着怎么样才可以成功交到一位正妹女友,不外乎是许多男大生常常做的事吧。

今天早上醒来一样先想着等等是要翘课窝在宿舍,还是要去上一点课让老师点个名,就在思考的同时我的手机响了。

“睡醒了没?别怪我没提醒你喔,上礼拜老师说这礼拜点名不到的一律当掉。”嗯,好兄弟,我等等马上到。

听到这句话,我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我可没有多余的钱让我重修这门课,结果急着出门的下场就是忘记带手机,走到教室才发现里面根本没人,边走边想是不是换教室上课了,我是不是又该回家拿手机好确定是不是真的换教室,耳边传来了一句声音。

“请问。”嗯?你在跟我说话吗?“对,我想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吧…。”眼前这女生用着一种,遇到神经病的表情看着我,不过我发现她眼睛很大,很清澈的感觉,就像是你可以很清楚从她眼里看见自己的蠢样。

好像是这样,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难道我也有被女生搭讪的一天?好吧,白日梦就别做太多了,谁会蠢到去搭讪一个宅男呢?我想没人这么蠢才对。

.“我今年想报名这所学校,可以请你带我逛逛你们学校吗?如果你有事要忙,我可以找别人,不勉强你。”反正忘了带手机,也找不到教室,又不想专程回宿舍拿,不如陪她逛逛学校也不错,也许我可以借此摆脱单身的悲哀,虽然这只是我的白日梦。

那我带你逛逛吧,我正好没事想回家而已。

不可否认我心里确实是在暗爽。

“好呀,我先自我介绍,我叫林紫萱,朋友都叫我小紫,你可以这样叫我,那我会觉得比较亲切。”我叫许家明,没什么特别的绰号,所以你要怎么叫都可以带着她走完了校园一圈,介绍着这栋是什么科系,那栋又是什么科系,那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是因为我很少跟女生这样单独走在一起,所以总觉得自己很不自在,走回门口准备跟她说再见时,脑海中浮现了一句很久以前听到的话“如果你永远不懂的行动,那你别太期待谁会注意到你的存在。

"这句话是国中的时候一个同学对我说的,很刺耳也很难听,可是我却觉得这句话是对的,所以我打算提起勇气。

请问,你有那个空闲时间陪我去吃个冰吗?“嗯…。”看着她思考的样子,觉得心里凉了一半,我想我应该可以准备被打枪了。

“可以,不过我请客喔!”那我可以吃两碗吗?说完这句话时我们两个同时都笑了。

学校外没多远有一间卖挫冰的,卖的冰很普通,那味道不会让人想再来回味一次,不过他的价格却会让客人忘记那普通的味道。

“所以你这算是抢劫吗?”我有吗?我记得我是询问你的意见的呀!“原本我以为我遇到一个好心的人,结果没想到听到“请客”两个字就变了,所以我想羊入虎口这句话应该很适合拿来形容现在的我。”我想,你还有喊救命的时间,起码在我吃完这碗冰之前。

“可是我觉得,我现在走出去跟老板说后面那个付钱,对我比较有利耶。”你这主意不错,不过我吃完了耶。

“所以我现在连喊救命的时间也没了吗?”我没有回答她,直接走到老板那里,把钱付完。

“不是说好我请客的吗?”我想第一次跟你出来吃冰,就让你喊救命好像不太好吧。

你那开心的笑声很不一样,完全不会想隐藏,很自然的表现出大笑的样子,我还是不习惯单独与女生走在一起,所以我选择走在她的后方,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在一些,看着公车站牌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开始出现一种冲动。

林紫萱…。

她转头微笑的看着我,只是等着我说出下一句话。

下次我想你请我吃冰的时候,我该怎么找到你呀?说真的,说完这句话后我真的好后悔,不可否认紧张会让人说错话,但我好像错的太离谱了。

“等我下次想喊救命的时候。”看她的表情依然是微笑,我总算安心了一点。

那我该怎么知道你下次什么时候想喊救命?“嗯…,我想想,这问题好难喔,等我回家想好再告诉你。”这时候我沉默了,放弃在追问下去了,越问越觉得沮丧,还是乖乖回宿舍继续做我的白日梦好了,这样好像实在点。

“干麻这么沮丧,跟你闹着玩的啦!”“礼拜日吧,下午2点在你们校门口见,先说好,我很讨厌别人迟到喔。”放心吧,如果我迟到的话,换我请你吃两碗冰!“就这么说定了喔,那我想,我不会介意你迟到了。”就这样在我眼里,你走上公车,微笑的对我挥着手,而我的依然注意着你那清澈的双眼。

回到宿舍的我,还沉溺在刚刚的那段回忆里,这样很蠢吗?是很蠢没错,不过我喜欢,怎样?不爽咬我阿。

做完白日梦的我,床上那只该死的手机刚好出现在我眼里,完蛋了…,我可爱的学分要离我而去了,这是我心里的第一个反应,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着10通未接来电,全都是圣凯打来的,我的好兄弟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抛弃你去跟一个女生约会的,那算是约会吗?也许算吧,起码我这么认为。

“喂,我以为你死了呢!”这在教导我们,交友要谨慎,误交损友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