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长呢?”他去便利商店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谢谢。”我们便在饮料店前等待。

店长回来后,果然带着刘海的皮包。

刘海失而复得,终於有了笑脸。

店长人也很好,刘海要给它一些报酬,他也不收,直说是应该的。

为了回报,我们便在那买了五杯饮料。

正带回去,我们五个人,一人一杯。

不对,是四个人加一袋垃圾。

再度回到民宿,我已流了一身汗,只好再去洗一次澡。

洗完后,阿助和小虚正好回来,我们便在房间内聊起天来,我也拿出还没吃的宵夜,跟他们带回来的宵夜混成几盘,加上啤酒,便很丰盛。

吃完后为了消耗热量,大家便打起枕头仗。

结果我先支撑不住,坐到一旁休息。

剩下那两个疯子互相炮火相向。

幸好我没有继续玩下去。

看着他们两个,刚吃饱就玩的太激烈,最后全都肚子痛,挤在一间厕所抢马桶,我呼了口气,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躺在床上很舒服,不久,眼皮便被周公挂上重量,慢慢阖起来,掉入了梦乡。

也开始回想。

琴轩(24)24琴轩的老家,在唯一不靠海的县市—南投。

大二下,期中考完后,有次她要替她的叔叔,也就是店长回南投进咖啡豆。

她打电话问我是否同行,正好我玩电脑出了神,没接到电话。

事后去倒水喝,才发现有未接来电。

於是,我便回拨。

“喂?是美丽大方又迷人的琴轩吗?”我问。

怎么了?你吃错药了?“对,我是吃错药了。”你……我在电话这一端哈哈大笑,。

一会后,我才说:“抱歉,刚刚打电脑入迷了,没接到电话。”嗯。

“找我有事吗?”明天陪我去南投,好吗?她说,我要帮叔叔到那去进货。

“这是约会的借口吗?”你到底要不要去?我听到烧开热水的声音。

“好,我去。”我赶紧答应。

挂了电话后,我提醒自己要早起。

看了看时间,有点晚了,刷了牙之后,看一下电视,便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