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虽然面临了考验,但心情特别轻松。

沙岸上的脚印,也显的坚定。

琴轩(22)22我顺着脚步,走到刘海的身边。

便要开口,却被她抢先一步:学长。

“嗯。”你好吗?“嗯。”你是谁呢?“我?我是我啊。”我有点莫名其妙。

刘海面无表情,依旧着海岸线,继续开口:刚刚对着大海大叫时,你的目光,是望着你吧。

“什么?”她的思维令我越来越迷惑了。

不愧是哲学系的。

刘海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平静的说了下去:那个你,使你的目光遥远,似乎,学长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你?”我愣了一下,有点意会了。

女孩呢?“女孩便是你说的那个你,是吗?”嗯。

我望着刘海空洞的眼神,竟然有股冲动,脱口而出:“那个时候,目光遥远的我,在哪呢?”在学长的目光所及呀。

她的语气如止水。

我轻微的颤抖一下。

琴轩,如过这么说,那么当我因思念你而遥望时,我便能在你身边了吗?我想着想着,也在沙滩上坐了下来。

琴轩,你似乎也这么说过的,你还记得吗?你说,思念是有形体的。

当我们的思念发挥到极致时,它便能汇聚成一种意识,成为任何一种形象。

思念的我,望见海岸,想到她。

思念的我,望见山脉,也想到她。

便是如此。

那种意识会引导你的思绪,飘向远方。

於是,被带领的人,心跳的频率便会渐渐趋近於思念了。

你的思念会开始出现在你的梦中、你的生活中、甚至你下意识的举动。

而后,你一举一动,也开始有了思念的影子了。

那么,琴轩,如今我的思念已飘洋过海,理应到你的身边了吧。

於是,刘海见到了我,便也从我的身上看见了琴轩的影子。

是这样吗?我似乎,琴轩,渐渐了解你的哲理了。

我想着想着,又出了神,刘海开口时,才又把我带回现实。

学长。

她轻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