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紧张。”我说。

她听了之后,终於笑了,令我紧绷的心情舒缓许多。

真稀奇,天要下红雨了,她说,坐吧。

“嗯,我会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哼。

过了一会,她表情又恢复严肃,小夏,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我会很麻烦吗?“怎么这么说?”我愣了一下,放下水杯,望着她。

她的眼神先是犹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怎么了吗?”你要照实说喔。

“好。”你记得下雨那天,你来载我的时候吗?她说。

“嗯。”你知道吗?当我在车站,望见你在寒冷的雨中,依然湿淋淋的赶了过来,当下,我的心中是温暖的。

她脸色稍缓。

“嗯。”但当你拿出雨衣递给我时,那份感动又刹时被悔恨给冲刷而吞没了,她的脸色,又变的暗淡,我何德何能令你这样付出呢?我知道你的善良、知道你有点傻气、我知道你的善解人意,我又怎么还能够这样伤害你。

她的语气越来越低沉,甚至有了哽咽。

我怎么会这样粗心呢?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终於听不见了。

我望着她的悲伤,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静静的沉默着。

后来,她又说了:今天也是一样,你把安全帽给了我,如果你因为如此而受了伤,我又情何以堪呢?我不该这么自私的啊!“琴轩……”小夏,请认真的回答我。

她打乱了我的话。

“嗯。”我的自私,是不是造成了你的困扰呢?她不说话了,而我也是。

我们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

我的眉头纠结了,感染了她的忧郁。

我想对琴轩说,不是她所想的这样的,我却不知道如何对她启齿。

我竟然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真实的感受。

很久很久,我才艰涩的开了口:“琴轩,你很善良的。”不,我很自私。

“真的,相信我。”你挺着因我而伤痕累累的身躯,要我如何相信呢?她说。

“我……”我又沉默了一会,才让表达能力渐渐恢复。

然后,思绪开始流转。

“琴轩。”嗯。

“我似乎能够表达了。”表达?“表达你的善良。”没有的东西,该如何表达呢?“不,琴轩,你知道吗?”我说,“因为你太过善良了,以至於有时候,你旺盛的同理心反而会使自己想太多了。”她不说话了,只是望着前方。

“琴轩,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别胡思乱想了。

如此一来,你只是一昧的束缚着自己罢了。”这……“至少我一直是心甘情愿的,从来没有后悔过呀。”我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