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

后来,她说了。

“怎么了?”我似乎能够具体的描述你的特别了。

“嗯?”你就像一只乌鸦。

“喂!”呵呵,听我说完啦。

她咯咯轻笑。

“喔。”因为你通体的黑,於是大家便忽略了你的独特性。

其实你是明亮且炙热的,只是人们不够仔细,才无法发现真实的你啊!她说,你的独特总在那么微小处,却又那么令人印象深刻。

“是吗?”我有点不好意思。

是呀,你通体的黑,其实只是你的面具。

“面具?”因为人群是黑的,与众不同的你,只好隐藏自己的突出,来融入人群。

“听起来很傻呢。”我若有所思。

傻的很可爱呀。

她笑了笑。

“如果我可爱,绝对不是因为个性的关系。”什么?“那是天生的样子。”呵呵,看来你就算生病了,还是没有乖一点。

“见笑了。”饭后,琴轩收拾了碗筷。

随后切了水果,我们便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了起来。

“琴轩,我还是搞不懂。”我问。

什么?“我看不出来,我到底有何特别呀。”我举个例子,好吗?“嗯。”我们出去时,你都是走在靠马路的一边的。

“嗯?”在咖啡店打工时,你知道我有洁癖,总是会先擦拭过台面,然后把毛巾洗干净,再放到我随处可拿到的地方。

她说,你知道擦拭器具是我的习惯动作,就算干净了,还是改不了的。

“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呀,谈不上特别呀。”这样就够了,她的眼神,突然变的明亮,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懂吗?“嗯。”我又被她的眼神安抚了。

好了,快去休息吧。

吃完水果后,她说。

“你也是,快回去休息吧。”我要看你先进房间,才要走。

“好。”当我把房间门把转动三分之二时,我停下动作,又回头看了看琴轩。

“琴轩,有你真好。”我说。

嗯,快睡吧。

“好。”当我要关上房门,门把放松了三分之二时,琴轩叫住我。

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