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后来,琴轩跟我说:特别的人,并不会注意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就像眼睛啊,永远看不见自己的明亮。

“是吗?”有时候,望着你的眼神,就算你是笑的,我依然觉得它有点遥远呢。

“遥远?”你的眼神,总是复杂多变的。

她的眼神,变的很柔软,如同微风吹过草坪的温顺。

如同你的心,我总是猜测不透它呢。

最后,她只是笑了笑。

琴轩,你知道吗?我的眼神并不复杂,如同我的心并不难猜。

当我眼神遥远时,它的距离其实是最短的。

因为只有当我想你时,我的眼光才会漂荡。

只因为它想飘到你身边。

於是,我并不特别。

我的特别,只是来自於对你的思念。

你懂吗?如今,又有人说我特别了。

因为我又开始在想你了。

琴轩(10)10大学开学后,我依然留在咖啡店打工。

我便是在那时,汲取了咖啡的相关知识。

也是那段时间,琴轩的一扬手、一个回眸,都深深的嵌入到了我的脑海中。

后来的日子里,时常不经意的,便会从回忆中,触摸到那些深沉的痕迹。

在那打工一段时间后,我也才见到了店长,原来是琴轩的叔叔。

难怪我的录取那么容易。

那是一位酷酷的中年人,总是戴着墨镜。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一个晚上,准备要下班时。

当我正在收拾时,店门开了。

我回头一看,不得了!黑墨镜加上冷酷无情的表情,走起来每一个步伐似乎都藏有着杀气,异常沉着。

肩膀微斜,暗藏杀招。

果然是混过的,而且来头肯定不小!我赶紧屏气凝神,暗运内力。

提气,警戒的走过去,“先生,请问要点些什么?”叫琴轩出来一下。

惨了,连名字都已经查了一清二楚,果已经先有准备了。

来者非善类!我越想越紧张,赶紧否认:“不清楚,不可以,不可能,这里没有这个人!”我突然想到三不一没有,便用了上来。

说完后,我开始配服自己的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