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是好学的颜回,专心的听着孔子讲道。

好了。

后来,她端上一杯咖啡,香气便散布开来。

这是蓝山咖啡,是目前最普遍流行的种类。

“好。”我喝了一口,只觉得身子暖烘烘的,和一点淡淡的苦味。

原来蓝山,便是如此。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便起身,结了帐。

向她道别后,便要离去了。

当我出了店门,便要关门时,她突然叫住我。

“怎么了?”我回头,望着她。

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

她笑了笑。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也笑了出来。

别太累了。

“好的。”下次见吗?她问。

“下次见。”我很坚定的说。

外头的细雨停了。

那杯蓝山滋味的香醇,在我关上店门时,从心中,透了出来。

琴轩(6)6今年十月的台风,像在跑大队接力般,一个一个来,绵绵不绝。

高中时,我或许会因为如此多赚了几个台风假而开心。

但研究所后,便没人管你,你该不该来做实验,你自己决定。

我还想毕业,於是我依然冒雨,到研究室做论文。

於是,高中时,看到新闻发布台风警报,总会开心的跳到沙发上,高举双手喊万岁;现在看到台风警报,双手举不起来了,只举得起双手中指,高喊脏话。

常常在研究室时,外面下大雨,里面小雨下。

如果我又正好上厕所,便能同时听到三种雨声。

抱歉,我离题了。

於是,最近的忙碌,加上台风轮流照顾,回到租屋已经疲惫不堪。

我总是坚持洗完澡后,便倒头就睡。

这几天的疲劳,使琴轩又从我思绪中蒸发,她也不曾进驻我的梦中。

我还是回到平常机械化,又贫乏无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