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可是我记不起来呀。

她想了一下,笑容依然不减。

“这是害羞吗?”当然不是!语毕,我们两个便相视大笑了起来。

也释尽了最后一点尴尬。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使人容易松懈,我们两个便像熟人般轻松自在的聊开了。

后来,我开始比手画脚,让她记忆起图书馆的情景。

我比了个正方形,她点点头。

“这是一间房子。”嗯。

“叫图书馆。”嗯。

“我忘了占地多少。”…………“也忘了地占多少。”正经点!“喔。”我摸摸鼻子,重新比划。

“有一间图书馆。”嗯。

“那天外面天气很热。”嗯。

“我在里面读书,散发智慧的光芒。”正经点!“我很正经啊!”继续。

“喔。”我摸摸鼻子,又得开始重新比划了。

这次我小心翼翼的,不加入情绪性的任何冗言赘字。

“那天,我在里面读书。”好。

“突然来了一位女生,怒气冲冲扫视了全场。”喔,对了。

她叫了出来。

“她眼睛会喷火。”喂!“然后坐到一个帅哥旁边。”我指了指自己。

我不理你了。

她直接背对我。

我闭嘴了一会后,慢慢试探她:“我错了,好不好?”知道错了?她转过身。

“嗯,帅哥也是要谦虚,这样才对。”她听完,又转回去了。

我赶紧陪笑:“我真的错了!”别再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了。

“喔。”我摸了摸鼻子。

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想了想,才用力拍了大腿,“我还没点咖啡啊!”哇,真的耶。

她笑了出来。

那你要点什么?“我不懂啊。”那我边煮,边帮你讲解,好吗?“好。”她边煮起咖啡,边讲起了步骤,以及咖啡的知识。

从磨豆机、咖啡机到如何分辨咖啡豆的好坏,都大略解说了一遍。

而她的手,也从没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