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与音,都和额头前那一撮毛相同—刘海。

认识她有一段时间了,但很少和她接触。

每次都是阿助去找她,或者她来找阿助。

所以我是因为阿助,才认识她。

否则我们,只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她的声音很轻柔,亦如动作。

或许她连骂人也很温柔,我没被骂过,所以只能推测。

如果用武侠小说来描述,她适合打太极拳。

被她打到的对手,可能要在十秒后,才知道自己中招了;二十秒才大吼:啊!一声;然后三十秒,才终於筋脉尽断而死。

於是,我常把她跟琴轩做比较。

琴轩也是和缓的,但她带了点情绪。

她的语调不高,但她生气时,会让人明白的感受到她的愤怒;她笑的时候,会让人感受到开朗。

也就是说,琴轩是有温度的。

而虽然刘海也是有喜怒哀乐,但都是轻柔的。

一路柔到底,绵绵不绝。

她不寒冷,但很难令人感受到她的温度的升降。

为何她会让我又想到琴轩呢?最近的我是怎么了?如果琴轩是梦境,生活是现实,那么最近的我便常常分不清楚,我是否清醒。

为什么呢?我似乎又闻到咖啡香了。

琴轩(4)4小夏,小夏?“嗯?”我回神,看了看周遭,然后见到阿助和刘海。

刚才的我,似乎又掉入梦境了。

原来我们已经在学妹的租屋了。

学长,怎么了吗?刘海的表情,有点担心。

“没事的。”我定了定,“都讨论完了吗?”大致上是。

她说。

正当我还要说什么,阿助突然走向学妹家的咖啡机,张望了一下。

你喝咖啡啊?学妹?嗯,可是不是很懂,单纯爱喝。

刘海说完,便也走向咖啡机,你们要喝吗?好。

阿助点点头。

正当刘海准备磨豆时,我心念一动,便也走向前。

“能让我来吗?”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