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禹诚将手上的运动饮料递给他,没什啦,就差点买不到饮料。

龚晴君坐起身接过运动饮料,扭开瓶盖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我说晴君。

廖禹诚在龚晴君身旁坐了下来,我刚刚差点买不到饮料,少了五块,幸好有个女生问我多少钱补给我差额。

他用手肘推了推龚晴君的腰,不过我说,那个女生挺好看的,虽然跟周子瑜比起来有些距离,不过感觉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气质。

闻言,龚晴君将手上的饮料放到一旁,抬头望着被夕阳染上一片橘的天空。

你拿别人跟周子瑜相比,还好意思拿人家的钱?他转头一脸鄙视的看着廖禹诚。

等等,话不是这样说的喔,我还不是为了帮你跑腿买运动饮料!先不说这个,下次看到那个女生,指给我看吧。

龚晴君说完后,看着手中的运动饮料,夕阳的余晖将瓶中的液体染成了淡淡的橘色,他微微眯起眼,嘴角勾起弧度。

不过晴君,你最近真的很奇怪欸,只是过了一个暑假,你怎么好像感觉没那么幼稚了?是吃了什么仙丹吗?廖禹诚向龚晴君贴近了一点,细细地揣摩着他的脸。

龚晴君先是伸出手用自己的手掌贴住廖禹诚的脸颊,并向他缓缓靠近,正当气氛正佳的时候,突然一个用力,廖禹诚的脸硬生生被推到一旁。

哪来的仙丹,听你在放屁!真的啊!不然你想想,你这个数理智障是被雷打到还是怎样,居然选自然组,你忘记你当年国中的时候是多狂的恶补数理才勉强考进永治的,就只是因为想进这里的管乐,结果现在居然还不怕死的选自然组,我都比你妈还担心了!我那时候只是还没开窍!我现在开窍了,廖禹诚你给我等着瞧!而且我妈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个屁!一段时间过后,徐咏珈从图书馆内走了出来,明明已经九月了,但天气还是跟夏天一样闷热,眼前走过的同学们也都还穿着短袖短裤,她就这样梭巡在校园内。

从前,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来到这里,但是现在,她只剩下这里。

为什么不再努力一点呢?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个为什么?她努力了啊,很努力、很努力,一直都在努力,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是如此难堪?为什么还是如此脆弱?为什么那些从前总没办法放手让她走?在经过社团大楼时,徐咏珈停下脚步,侧过头看了看。

社团大楼旁还刻意建了一间平房,透过大片大片的玻璃窗看进去,可以看见五颗定音鼓、一颗大鼓、小鼓等许多打击乐器,阶梯式的地板全都铺着深绿色的地毯,其余的景象是一排排排成半圆形的椅子和谱架,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头写了三个字——管乐社。

永治高中的管乐社可说有近二十年的历史,听说一直到现在,都是唯一最有可能可以击败私立庄严高中的黑马,但这几年,庄严高中的崛起,永治高中便成为了万年不变的第二。

可是徐咏珈却很好奇,这样的万年第二,会是带有哪种气质的乐团?接着一名长相斯文戴着圆框眼镜的男学生走到了管乐社的大门前,一手抱着黑色的谱本,一手从制服裤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上锁的大门。

突然,那位男同学回过头,跟徐咏珈对到眼,只见对方的淡紫色衬衫上的左胸口前绣着金色的三条杠,她瞬间反应过来,是高三的学长。

在学长打算开口叫她时,徐咏珈已经加快脚步离开了。

班会课的时间,二年二班的同学都来到了三年二班的走廊上,只见所有的学长姊也都站在走廊上,教室里呈现一片空荡荡。

等二年二班的同学都排好队后,三年二班的教室里走出来了一位身高目测一七二的秀气型学长,皮肤白皙、单眼皮、头发修剪成中分,既清爽又有个性,活生生就像从韩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龚晴君?漂亮学长走到二年二班的体育股长面前,竟然会在自然组看见你,真是稀奇。

第一乐章 喜欢上你就是不变的DNA④龚晴君笑了笑。

漂亮学长伸手捶了一下他的手臂,变成天才了啊,孩子。

我本来就是天才。

不过你这小子,我记得你不是数理差到极致吗?竟然还可以考到二班?老实说吧,你去哪里看的医生?居然把你给治好,神医吧。

……徐咏珈看着他们互动,感觉就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他们身上。

真羡慕呢。

正当漂亮学长要转身离开时,龚晴君叫住了他:我还是有点不习惯现在的你。

漂亮学长回过头,笑了笑:这才是真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