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熟悉的歌声。那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也是最常唱的一首歌。

总是坐在我身旁要我陪着她唱,一遍又一遍。

她的歌声,在记忆里也永远带着海浪声。

只是,曾几何时,曾几何时。

我开始排斥,甚至痛恨起这首歌。

无止尽的海浪,一次又一次,让那段回忆瞬间将我打湿。

再次尝到如海水般咸的泪水,呛得我喘不过气。无法呼吸。

岑岑——我正要走进教室,末良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她笑嘻嘻勾住我的手说:喔嗨唷!你猜,今天我帮你买什么早餐?我怎么会知道?你每天买的都不一样。

我耸耸肩。

她又神秘地吃吃笑,举起手中的大袋子喊:超级大汉堡喔!是我家附近新开的早餐店,生意很好,光等这个就差点赶不上公车了!我拿走那有些重的早餐到位子上,忍不住失笑:你就不必买我的份了,免得一直这样赶来赶去,要是害你迟到我可是会惭愧的。

你还敢说,谁叫你都不爱吃早餐,没想到你有这种坏习惯,不吃早餐你怎么有精神上课?对身体也很不好的耶!她坐在我前面边拿出汉堡奶茶边教训,无法反驳的我依旧只能苦笑。

那一天的空气很潮湿,使整间教室都充满海水的味道,让我有点难以下咽。

但末良倒是没有我这么敏感,一边满足的吃着汉堡,一边跟我讨论昨晚偶像剧的内容。

还有几分睡意的我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但视线仍停留在她脸上,那样滔滔不绝的功力让我连回话的力气都可以省了。

末良跟我,在今年夏天上了同一所高中,比之前的学校还要偏僻,离海却很近,上课时还可以听见海浪声,闻到海水味。

其实国中时我们就知道彼此,不过当时不同班也没说过话,只是在校园几次擦肩而过中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上了高中,我们分在同一班,最先发现她的我虽然吃惊,但也没有主动去认识她,没想到最后反而是她先来找我。

我们很快就熟稔起来,明明是第一次说话,却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两人从早到晚聊不完,也总是形影不离,无论到哪都跟着一起。

我并不外向,从以前就习惯独来独往,不喜欢别人黏着我,但她的话我却愿意接受。

看似文静的她,其实也只敢在熟人面前展现出她开放的一面,是个容易害羞又乖巧的女孩子。

我喜欢这样的她,可爱的她。

让人打从心底想好好地保护她,珍惜她。

阿姨!还没跨进家门,末良就先对在门口煮面的妈打招呼。

啊,末良,你来啦?她露出亲切的微笑:要不要吃点什么?阿姨煮给你吃!不用了啦阿姨,我今天是来帮忙的。

末良放下书包快步跑到厨房,喊:这些盘子都是要洗的吗?啊,末良,不用啦!放在那边阿姨洗就好……妈惊讶,赶紧对我说:凯岑,你赶快进去,今天很冷不要让末良碰冰水!我丢下书包跑到厨房,果真看到她已卷起袖子开始洗那一堆碗盘,我马上抓住她的手。

我来洗就好了,你到外头去吧!没关系啦,没问题的。

没问题才怪,你身体这么虚要是感冒怎么办?我拿出毛巾把她手上的水擦干,不让她的手被冻着。

快出去吧,我来洗就好,你就帮我妈招待客人吧!末良轻轻喔了一声,随即转身出去帮妈的忙。

一个礼拜里,她几乎有四天都会到我家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