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炎炎夏日,在喧嚣的校园里人来人往的人群,一位少女依旧在书桌前奋斗,稍许的凉意吹过,都带来一丝春天的气息,头发跟着风飘逸着,这名少女叫做王思洁,很爱念书,从小跟着姊姊读书读成了书呆子,目标跟姊姊考上公立大学。

洁妹~妹~,我们一起去外面看那锺宇成打球,好不好嘛~这时个性外向开朗的纪美兰,也就是我的死党,说的要去向我们班的校草告白似的痴迷眼神,让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美兰同学,你知道时间一分一秒都是金钱知道吗?我专注的眼神望着书,推一推脸上的黑框眼镜,一脸专注地丝毫不能动摇我的决心。

洁妹~,你读书脑子都变石头了呀,硬梆梆的脑子可以被多少英文单子呀~来嘛~来嘛~美兰同学经过又装哭又撒娇的攻势,没办法我敌不过她,只能被她拖着走出这炎炎的夏日午后,或许是爱神的眷恋,我跟他故事是从这开始的。

在阳光照射下的运动场,场上的男子挥汗如雨,丝毫没有注意到有多少女子痴迷的眼神在观望着他们,他们锺宇成和林良是好朋友,彼此多多少少都有点互补,像皮肤一白一黑,两人皆各有所长,所以叫他们情场二帅,不为过,只是我都偷偷叫他们黑白无常,谁叫他们总是随便读书就很强的类型。

我随意一瞄,正在想自己的时间规划表同时一声声音化破了天际让我吓到那边的人,小心球!一声男性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正是校草锺宇成紧张的声音,结果就只有一个人被球打到,其他人都去闪得远远的,就刚刚好没被球打到。

那女子刚好很不幸就是我,不分不倚,打到我的头,眼镜也框啷的一生跌落谷底,真是好球,跌在地板上的我很认真地觉得。

球缓缓地下降在地板,我是人类阿~不是不会痛呀,怎么这么的悲惨两个字呢!结论就是我跟校草以天雷勾动地火的迅速发展了起来吗,看似如此,阳光照下校草闪闪发光的突现在我眼中,我记的我跟他的距离很近很近,他紧张地想要把我扶起来,腼腆的说了一声抱歉..把球捡走了其实他是派来捡球的人吧…,扶我起来是顺便的。

思洁,你刚跟校草接触有十公分近耶!死小孩都不关心我的头毛少了不知道几根,还在幸灾乐祸。

从此有一种传言开始散播,高中里流传着被这颗球打到的人可以跟校草交往,我很想说不是好嘛,我都很想跟他拿眼镜修理费用了,虽然我家境还可以,但眼镜坏掉跟父母解释又是一段很费工夫的时间了。

天黑黑,要落雨,我的小时候,我的外婆对我说….回到家,浴室刚刚好的温度,我又开始哼着歌,想念着奶奶思念着远方我来到了书桌上,整齐划一的排法,井然有序的书籍,旁边手机忽然亮了一声。

好友,你看我拍的原来是我的好朋友美兰传来的,美兰以传送图片,我打开看惊讶两下,原来是今天的校草被扶起来的照片,照得很唯美,尤其是又有阳光折射下的朦胧感。

你这家伙吼!我霹雳啪啦传了一堆咒骂,好友这就是你没来扶我的原因嘛,真是气死我了。

在这寂寞的夜晚里,天上的星星依旧闪耀着保护着世人,月亮使人难免想的有一阵微微的笑意存在着。

今天午后雷阵雨的机率是百分之九十,出门请记得带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