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给我闭嘴,一大早拿就在我的办公室吵架,有病吗?我美好的早晨就这么毁了。就连高贵的我也被气炸的说。

姐姐,你别生气,我送你600元艺放卷,陪我去嘛!我心动了,最近我喜欢的作者Misa尾巴要有新书了,怎么能不买呢?薛紫嫣你不是想买IU的专辑吗?我买给你,别生气嘛!怎么办,我都想要啦!但我才不是那种肤浅的人,不会被礼物诱惑的,对吧?开什么玩笑我就是,当然都要呀!我知道了!三个人一起去。

我实在太聪明了!喔不!我错了。

姐姐,跟我一起。

不行,你跟我一起。

我的手被两个人拉着。

该死,你们是在比拔河吗?我是绳子吗?然后潘先生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跟这屁孩一样幼稚?哎⋯我真是命苦。

抽签总行了吧?抽到比较长的头发的两个人一组,抽到短的一个人进去鬼屋,行吗?接着我拔下自己两长一短的头发,让他们先抽。

姐姐的头发好香呀!高诚闵先是抽到了长的。

正当我心想,等等屁孩有得吵的时候,可恶的潘咏恩居然抽到长的那根。

天啊!我是不是忘了先说我怕鬼啊!我露出惊恐的脸。

你是不是不敢一个人进去我跟你一起。

两人默契十足的说。

哎⋯算了,命运的安排。

其实是你们两个的威力大於鬼呀!可能还没被吓死,就先被吵死了。

抵达入口后后,服务人员先让他们进去,我站在外头等着。

啊啊啊啊!哥,救我啦!高诚闵惨叫。

下来,别抱着我,恶心!啊啊啊!妈咪—高诚闵让我满头大汗,非常不安。

这两只猪为什么到底要挑这个玩?明明就那么多设施。

待他们结束后,服务人员放我进场。

首先播放了一段宣导影片,接着门开了。

两分钟后我依然站在门口原地踏步,并开始对自己信心喊话薛⋯薛紫嫣没事的,你要冷静,啊啊啊啊啊才怪,鬼先生不要这样⋯呜⋯呜。

薛⋯紫嫣?熟悉的声音传出。

刘宇程?我有幻觉,啊啊!我继续尖叫。

闭嘴。他用手堵住我的嘴。

你为什么在这?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是他。

为什么不敢玩还要进来?他答非所问。

呜⋯呜⋯看到又哭了的我,他送我一记白眼。

你真的很烦。

语毕,他拉起我的手,朝出口前进,走了一段路后又出现了一只鬼。

啊啊!别过来啦⋯⋯呜⋯呜我持续大叫着。

眼睛闭上,抱住我。

我乖乖照做扑通—扑通—,心脏剧烈跳动,奇怪我明明很讨厌他的,我不能心动啊!他可是我仇人呢!抱着他结实的腹部,衣服上洗衣精的味道弥漫空中,让我的害怕被害羞给掩盖了。

出去后我仍在神游。

咳⋯可以放开了吗?他脸微微泛红。

因为他太高了,导致我的手的手放在尴尬的高度。

薛紫嫣吃人家豆腐也不是这样吃的!抱歉。

我意识到立即松手。

今天的事请务必保密。

他说。嗯,谢谢你。

他见我答应后,便快步离开。

姐姐,你终於出来了,想死你了。

屁孩,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我捏了他一下。

好痛,姐姐你很坏,人家关心你还酱子~他用娃娃音委屈巴巴的说。

天呀!反胃!可以不要一天到晚都来这招吗?站在一旁的潘咏恩则擦了擦我的眼睛,正当我害羞时,高诚闵立刻打破气氛。

哥~人家好嫉妒呀!我也要!恶心⋯⋯我们一口同声回应,并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在鬼屋惊魂记后,我们三人去了速食店解决午餐,随后高诚闵提议玩海盗船,吐了满身,潘咏恩脱下背心借给他,并催促他回家好好休息。

紫嫣,小麻烦回家了,你想玩什么?这是他打从认识我后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称呼我。

摩⋯摩天轮好吗?我结巴了,一时之间,我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可以玩的。

嗯,走吧!他拉住我并与我十指交扣,这让我再次肯定他今天吃错药了。

进了车厢里,从上往下俯瞰,下面满是点点亮光,我将城市的美景收尽眼底。

今晚的夜真美。

我说。不及你美。

他睁大双眸认真的看着我。

你今天真的吃错药了!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我没有,我喜欢你。

我也是,有你这哥们真好。

不,紫嫣,我对你不⋯我打断他。

你今天在玩火吗?你知道吗?我喜欢25°室温的你。

哈哈哈哈,薛紫嫣,开个玩笑这么认真,真不像平常的你!我快笑死了。

他捧着肚子疯狂大笑。

白痴,你去演戏算了。

我怒瞪他,我真的是傻眼到不能在傻眼了,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他未来的女朋友一定很辛苦呀!闹着闹着不知不觉又到了吃饭时间,今天玩的又疯又饿。

欸,潘咏恩你饿了吗?他点头如捣蒜,前面有个熊人偶装—他拿着一张板子,上面写:情侣打对折。

我们来演情侣。

他低语道。拜托啦!我很穷的,还得送你专辑耶!他又补一句。

好吧。为了我的专辑,演场戏算什么!接着我挽住他的手,进入餐厅,服务生给了我们两分菜单,不到一会儿,潘咏恩就开口点餐。

我们是情侣可以打折吧?对的,但麻烦两位完成指定任务,即可想有对折优惠。

任务1—爱用表达喂食对方吃饭任务2—公然放闪(闪死那只熊吧!)与熊玩偶合照时抱住对方任务3—不顾一切的爱(剩下三公分才算成功)拿起巧克力棒,不顾一切的往前咬。

*记得将任务2的合照公开在社群软体上,并标注地点即完成任务。

餐点上桌后,嗯⋯潘咏恩你真的是戏精,考虑去好莱坞吗?来宝贝张嘴。

你怎么都不害羞?我张嘴,啊!丢死人了,有没有洞让我钻?嗯,好乖好乖,该你喂我了。

他拍拍我的头。

接着我低着头,将汤匙送入他嘴里。

果然你喂的比较好吃。

薛紫嫣不能害羞,只是演戏,认真我就输了!吃完那顿肉麻的饭后,他抱着我和熊玩偶合照,接着⋯我真的快气炸了,明明说好的不是这样!潘咏恩我一定要宰了你!他居然直接亲上我的唇。这游戏还真的不顾一切呢!他夺走了我的“初吻”。

你⋯你⋯抱歉紫嫣⋯初吻要和喜欢的人,你⋯真的是在玩火!我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你说过你也喜欢我的,难道⋯我打断他。

对,不行就是不行,我喜欢的人是“刘宇程”,你越线了,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一路上我们以沉默代替尴尬。

我好希望今天是场梦,一场赶紧清醒的恶梦。

对不起,咏恩,我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请原谅我的自私。

温变自从有了交集后我和他的关系有着不同的变化。

刘宇程休养期间我天天往医院跑,毕竟他是因为我受伤的嘛!我问他怎么家人都没来,他总是避而不谈,转移话题。

当时我没想多,觉得既然他不想说,就别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