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而言,那还是个闭上眼,就能回想起的场景。

站在阳光下,看不清的,他的面孔。

耀眼的,刺眼的让人想哭。

只想寻找许久以前,和朋友的对话讯息。

却不经意的看见了他的名字。

迟疑了片刻的我,终究还是点下了萤幕。

随着文字,当时对他的感情波动,以及得到回覆时的心境改变,在在浮现眼前。

突然,心口一阵疼痛。

久违的,喘不过气的感受。

原来,我会因为你,而忘记呼吸吗?还是,是为了你而呼吸至今的呢?不放弃,是愚蠢的延续。

或许当时的我,只是从现实身上移开了目光。

害怕去面对一切,去面对你的心。

或许,我也害怕着我自己的心。

在那天,我永远记得的那天,我清楚的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或许在我倒下的那个瞬间,裂痕已经造成,只是因为你,而稍微缝补了回来。

不是初恋,也不是第一个恋人。

你在我一生的感情故事中,是没有任何前提的角色。

只是突然遇见,突然被救赎,突然被伤害。

就像你出现那样急促,你也消失的迅速。

本该笑着面对的。

被爱情伤过,心也破碎过,为什么还是学不起教训?还是认真的,去爱了你一回。

这颗心就像是旅馆,有人住,有人离,却永远都不会有人为我而停。

你住的最短,却伤得最深。

如果宿命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成长而来临的话,那么我是否该为这场邂逅道谢呢?或许该,但那太痛了。

那就像是,你注定要让我为你哭泣般,在你身上添加了无谓的枷锁。

多想让你看见,我无止无尽的泪水。

但又知道你会心痛,所以笑着假装毫不在乎。

现在的你又在哪里,想着什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梦呢?一到夜晚,闭上双眼,便不断反覆出现的问题。

我在这里,想着你,做着你微笑的梦。

那是化作现实的梦,却也是心如刀割的梦。

在身边,一直都有着微笑着的你。

但我,却总是不自觉的逃离。

太过害怕。

害怕自己越陷越深,陷入名为你的沼泽。

害怕看清,看清自己有多么爱你。

喜欢与爱,到底又该如何分割呢?喜欢,那是不顾一切的欣赏,是抛弃理性的跟从。

当你顾及一切,当你拾回理性,却仍然欣赏,仍然跟从,那就是爱。

那我对你,到底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曾经以为,如果将自己的一切都拿到天秤上比较,生命与理想永远都是第一。

但那也只是曾经。

在我不知道下一秒是否面临死亡的瞬间,我担心的是你。

在我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时,我挂念的依旧是你。

在我每一次的思考,每一次的烦恼中,每一次都会有你。

就是如此的频繁,重复,回圈,而不厌烦。

已经三年了呢。

你还记得吗?和你相遇以来,已经三年了。

已经快要一年了呢。

你还记得吗?自从心痛的那天以来,已经快一年了。

你不会记得吧?因为你连我的生日,我的未来,都不曾在乎过。

但我对你的生日,你的未来,都不曾忘记过。

在爱情上,付出不求回报,不为回报而付出。

但是自我牺牲,并不是最恰当的爱情方程式。

我为你想得太多,付出的太多,才发现自己其实只是芭蕾舞者,而不是华尔滋。

因为没有人陪我一起团团转。

在华尔滋,男女彼此交互领导,交互跟随,才缔造了完美的前进路线。

但我就像是天鹅湖中的漆黑天鹅。

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转圈。

即使台下所有的观众都给予了掌声,我的手掌依旧没有你手心的温度。

是时候该将这片乌云吹散了吧。

是时候,该将心房打开一些了吧。

这不是你的别墅,不是非你不可。

但此时的我,对你的这份感情,究竟又该用什么样的话语去表示呢?已经不是喜欢,也已经不是爱。

不是愧疚,不是害怕,不是怨恨,也不是憧憬。

你是永远,永远住在我心中的一个身影。

偶尔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告诉我,这颗心曾经碎过,要好好珍惜。

我是晴天,是淋雨的人们所渴望的晴天。

镜子里的我,那个微笑着的我,告诉我,只能一个人悄悄的落泪。

永昼,那是永远的白天。

永远被太阳照耀着的大地,永远不会在他人面前哭泣的决心。

我一个人在深夜哭泣就够了。

一个人,偶尔为你心痛就够了。

对你,只有一个词语可以代表这份感情。

放晴。

本应像晴天一般照亮他人的我,却成了沉浸在泪水中的雨日。

直到和你相遇那天,放晴;直到和你分别那天,降雨。

在雨天之后,我遇见了你;但在晴天之后,终究会是雨天。

冬叶终枯宁静的蝉鸣,沁凉的烈日。

高中二年级的夏日就这么来临了。

担任新生辅导员的我,水野叶琉,是一名高中二年级生,也是个社团阅读社的社长,还是排球社的总务。

是的,这是个极其繁忙的夏日。

一边担心着新生们的状况,一边还得挂念着社团的招生。

当然,自己的课业也不能扔着不管了。

不仅如此,在这间学校,升上二年级的我们必须重新分班。

经过第一年的地狱摧残后,我是否还能再对他人敞开心房呢?我不确定。

在两天的新生辅导结束后,我也卸下了其中一个重责大任。

但是还没完。

就在新生辅导结束的这天,有个名为社团博览会的活动。

友好的社团会来一起拉新人进入,新生们也会到处逛,玩游戏拿礼物。

简单来说,有点类似百货公司的周年庆。

做为社长的我当然不能放任社团不管,立刻摆了几张桌椅,放满了社员们的爱书。

是的,只是拿书出来晒晒太阳。

站在社员身旁,我看向大批的人潮。

本来就没预期能在这里收到多少新人,能有几个迷途羔羊就已经足够幸运了。

我想的是别的事情。

从开学以来,我就一直在处理新生跟社团的事情,完全没有跟班上的同学打过交道。

顶多,只有第一天的自我介绍全程参与了。

这样的我,是否能撑过剩下的两年呢?唉...不禁叹息的我,赫然发现身旁那唯一的男社员,正在跟一名少年说话。

身高...应该有180吧?非常的高。

笑容有些爽朗,个性感觉也很不错。

看两人交谈的情况,应该原本就认识了,而且还是不错的朋友。

是来找朋友的吗?我开启平常的搭讪模式,随口一问。

对於陌生人,我总能装出一副善於待人接物的模样,让对方卸下心防跟我聊天。

但其实,那只是习惯。

我来找同学的。

少年笑着回答道。

我看见他的制服上的学号,是跟我们所有社员都同届的,高中二年级生。

喔?是他吧。

不论是谁看过去,一定都会认为是他们两人吧。

毕竟那份熟悉感和默契,一定是很友好的同学吧。

正当我以为自己只是讲了一句看就知道的废话时,他却这么回答道。

不是,是你。

站在阳光下,看不清的,他的面孔。

这句话,这个场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跟班上同学大概对谈不过十句的我,怎么可能记得住这个人是谁?但是在这时候没说出对方的身分,感觉又很失礼。

他到底是谁...!这么说来,自我介绍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同学。

一站起来就显得身高真的出众,长相也不差。

从身高跟个性看来,就跟我一年级的某位同学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