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筑听出了上司话语中的调戏后,瞬息而下的黑暗掩护了少女渐红的耳廓,摒退掉脑子里的不可描述之事,方思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良久,她终于开口:老板,你要给我一晚上当模特儿吗?

祁聿没反应过来:嗯?你不是想要手把手实地演练吗?适应了黑暗后,方思筑毫无障碍地找到了他的双眼,诚恳对上他的目光,但是这样你可能还要再找另外一个男伴,才能还原出我想要的体位。见他没说话,她眨了眨眼,又继续说:毕竟……嘿嘿,我画的是BL漫画嘛!

祁聿:……祁聿见她满脸真诚地说出虎狼之词,那气不打一处来,却像是泄在了一团棉花之上,毫无舒坦之用。真是低估了这小姑娘,脑子转得还挺快。阴翳的环境下看不清对方的脸色,只有巷口外的几丝光线懒洋洋地翻墙而来,方思筑清脆的声音响在深巷之中,格外通透。甚至还隐隐带了一点雀跃。

老板我偷偷跟你说,耽美里面我最喜欢画的是背后位,嘻嘻。喔还有一个我也很喜欢,就是小受坐在小攻身上自己动……哇那真的是……超辣……对了老板,那如果找到愿意配合的男伴了,你会当攻还是受呀……见他一脸生无可恋,方思筑赶紧补充:哎我不是质疑你身为男性的能力,我只是举个例,就是在还原姿势的时候,你会当上面的还是下面的那个……祁聿:……最后,手把手实地演练这个话题,在祁聿一张俊脸黑如锅底的状态下,无疾而终了……

两人一路上方向都是相同的,方思筑跟在祁聿后面,看着前方那个越走越快的身影,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觉得自己可真是个机灵鬼儿。一路窃喜,待走到了社区入口时,方思筑才惊觉有哪里不太对。她和祁聿互看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迷惑。咳,老板,你也住在……清北?

祁聿点点头,那神情莫名有些壮士断腕的悲壮。方思筑奇了,她住在清北社区十八年多,撇除掉小时候记忆模糊的时光,至少近几年来与左邻右舍的关系都挺好,这个社区有什么人、哪户的家庭状况怎么样,有谁搬走又有谁搬进来,她几乎都摸了个七八分熟。但是祁聿……在她的印象中,完全没有这个人啊?

老板,你真的没有走错?方思筑和祁聿一起进了社区,走没几步路又同他确认了一遍,这里是清北喔,隔壁一条街那个才是清南,因为是同一个建设公司的,当初又是同期建设案,所以装潢风格也很类似,社区名只差了一个字,你再确认一下,是不是看错了──我前几天才搬回来的。祁聿打断她。

方思筑还来不及震惊,就听到一阵狗叫声划破寂静的夜,从不远处跌跌撞撞地传来。在听到狗吠的瞬间,她脑中的某一根弦顿时收紧,连忙循声看去。只见一只柴犬倏地从她家小院子冲出来,而另一只紧跟在后,锲而不舍地追赶着。

两只狗的叫声此起彼落地响起,用力地砸在夜晚的清北社区,那声音之大,似是要将天上的星星都给震碎下来。待方思筑看清了那两只柴犬的身影后,她脑中警铃大作,赶紧上前喝道:塞凡提斯!先冲出来的那只柴犬跑到一半,突然被一道黑影挡住,正想要展现自己的凶恶,吼退那个巨大的障碍物时,岂料一抬头就见自家小主人皱着眉看向自己。它顿时就蔫了。塞凡提斯!方思筑眉头紧锁,弯下腰把它抱起来,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

不是教过你晚上不能乱叫吗?会吵到邻居的!塞凡提斯蔫巴巴地偎在她怀里,小声地呜咽着。方思筑看着怀里委屈的小东西,突然觉得头很痛……这家伙真的是越来越会装可怜了。也不学学它爸爱德华,多么忠厚老实的一只狗呀。思及此,方思筑这才想到刚才还有一只柴犬追在塞凡提斯的身后,她赶忙去寻找另一只的身影,目光在社区里扫了大半圈依然没看见,最后却在祁聿的怀里看到了它。方思筑:???爱德华?方思筑茫然地叫了它。见它没有理她,方思筑又叫了一次,语气却更是茫然了:爱德华?

祁聿闻声后抬起头,同样茫然地看着她:你叫谁爱德华?啊?祁聿揉了揉怀中的柴犬,将它的正面转向小姑娘:它叫伊丽莎白。咦?方思筑不可置信,清北社区里头有养柴犬的就只有他们方家,怎么这会儿跑出了除爱德华和塞凡提斯之外的柴犬?她半信半疑地向前,仔细瞅了瞅被祁聿抱着的狗。确实不是爱德华。这只柴犬的耳朵上缘较尖,但爱德华的耳朵没那么锋利,弧度偏圆一些。老板,这是你家的狗?方思筑惊讶地看向眼前的一人一狗,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缓解过来。

嗯。祁聿应道,又撸了撸它的毛,眼底都是笑意,它叫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方思筑重复了一遍,接着喃喃道,微垂着眼帘沉吟,怎么感觉好像哪里听过……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了不远处再次传来的脚步声。方思筑往声源一看,只见自家母亲正匆匆跑来。徐念跑到一半显然也看到她了,脚步逐渐放慢,来到女儿的面前。

看到方思筑怀里的狗后,她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你抓住了塞凡提斯。妈咪,它怎么会跑出来啊?这时候它不是应该在睡觉吗?撇开方家的大门有没有关这回事,依照塞凡提斯的作息,这时候的它绝对是在自己的窝里呼呼大睡,不可能这么活跃地上蹦下跳。

啊,因为……徐念正要解释,忽然看到自家女儿身后的男人,语声戛然而止。方思筑你这才上大学一周就搞到了对象?徐念话题倏地转向,音调拔高了不少,不是吧,你可是母胎单身十八年耶,看不出来你动作这么快的啊。

方思筑:……什么是亲妈?……这就是亲妈!见自家女儿沉着脸一脸不想回应,徐念好奇地往她身后望去,恰好与少年的目光撞上。看到她错愕的神情,方思筑正想解释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就见徐念又往前了几步,凑到对方跟前,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

方思筑因为自家母亲这一波操作而有些愕然,正想要问些什么时,下一秒就见徐念瞪大了双眼,伴随着一声惊诧落地──祁聿?/祁聿表示他就是想调戏一下小姑娘,结果反过来被小姑娘恶心了一把,他可真是太他妈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