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时,一只手揽上她的腰身。她必须花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开口说道,我、我……我有男朋友了。有男友又怎样呢?说完,对方继续毛手毛脚,雪妍只感觉到她的臀部被狠狠掐了一把。

臀部、腹部、胸口,男人的手越发肆无忌惮了起来。雪妍想推开他,然后再狠狠赏他一巴掌,可是她落在男人脸颊上的手,却软绵绵的,落在男人身上根本不痛不痒。她的不胜酒力,竟然给这种下流的家伙有机可趁。一片混乱中,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他褪下她的衣物,雪妍内心的警铃顿时大响起来,她知道接下来意味着什么。她激烈地挥舞着双手,彷佛身上着了火一般,又像是疯了似的,使出全身最后的力气不停踢蹬,手狠狠抓向男人的脸,手脚并用。她甚至张开嘴唇,不甘示弱地咬向男人。

啪——清脆且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化妆室里。雪妍别过脸,感觉到右脸颊火辣辣的。她被赏了一记耳光。雪妍被压在洗手台上,身上男人的重量让她动弹不得。这种难堪的姿势她从未体会过。一切就定位。顿时间,泪水盈满了雪妍的眼眶。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从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只是微弱的呜咽,被强烈的电音舞曲给遮盖了过去。没有人听见她的叫喊,没有人会救她。她紧咬着嘴唇,硬是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你们在做什么?忽然之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雪妍睁开眼眸,可是她的视野却因为泪水而一片模糊。她看见一道身影站在化妆室的门口。……是梦吗?为什么这道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熟悉?放开她,不然我要叫警察了。此话一出,雪妍感觉到身上的男人一僵,随后传来啧的一声,身上的重量消失了。

男人离开了她。兔崽子,竟敢坏了老子的好事!一道粗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这里不需要你多管闲事!放开她,我不想再说第二次。你这兔崽子说放开我就放开吗?我有个小小的建议,在警察局接通我的电话前快离开吧,大叔。似乎是按下了扩音键,可以听见拨打电话时的嘟嘟嘟声。

男人一听,脸色一变。你——给我滚。男人手握成拳,朝对方怒目而视,煮熟的鸭子飞了,就因为这个多管闲事的兔崽子!给我记住,兔崽子!他与厕所门口的兔崽子擦身而过时,他吐了好大一口痰在他脚边。废话那么多,快滚。紧接着,门被甩上的声音响起,然后是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