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手机上被截图的画面,确认再三后我还是认命的走进未来要待三年的班级。进教室后随意的挑了一个座位,环视教室一圈,发现还没有认识的人来,我默默收起目光,打开书包就要拿小说起来翻阅。好在自己有先见之明带小说,不然我想我可能会无聊死。过没一会儿,教室空着的座位一一被填满,其中不免俗的我望见了认识的人,早在分班表出来时我就大约知道我会和哪些认识的人同班了。其中,还有我最不想同班的人之一。

宋禹。没错,刚刚之所以再重新确认一次分班名单就是深怕自己看错班级,因为我一点也不想和宋禹同班。对於我来说,宋禹是个麻烦的存在。只可惜我并没有眼花看错,眼前的宋禹也绝不可能是幻影,於是纵然再不满意我也只能接受未来三年要和宋禹同班的事实。只能说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莫非定律了,它真的可以不用在我身上灵验,我巴不得永远不会碰上他。好吧,如果它是神,我愿意去买供品双手奉上顺便连膝盖一起献上,只求它不要在我身上灵验,只可惜这一切现在都只是空谈,因为已成了定局。

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一个像是班导的男人走进教室,并验证了我的想法,他的确是班导没错。其实我并不喜欢导师是异性,先说不是什么性别歧视,只是觉得女老师比较有亲切感,如果有什么比较私人的事情要说感觉比较不会尴尬。

班导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我们他还会再换座位,接着便是学姐带我们完成所有事务,包括领制服、去听校长主任们的废话,以及让我们上缴每位新生必缴的肥皂。不得不说,苑予的做法让我不禁吐嘈学校究竟是多穷?连肥皂都买不起。只是想到了单单新生就有成百上千的人群以及苑予是明星学校,经费自然也是数一数二后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允柔,班导说要换座位耶,你坐我旁边好不好?说话的是班上我认识的人之一黄霖婕。

闻言我稍稍皱眉,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毕竟我不是很喜欢黄霖婕这个人,可在她的央求之下,犹豫再三后我还是点头答应下来。由於答应过了黄霖婕,於是在女生可以自行选择位置的时候我还是走向了黄霖婕大力推荐的座位。只是在坐下前我有一秒的犹豫,因为我知道这位子是宋禹的,刚开始来到班上时宋禹就坐在黄霖婕身旁。

不知为何,坐在宋禹的位置上我有些不自在,可我明明平时不会这样的。轮到男生选择座位,黄霖婕当然不免俗的想让和她要好的宋禹能离她近些好方便聊天,所以指着我身后的空位要宋禹坐下,害我硬生生愣了好大一下,一边在内心默默祈祷着宋禹不坐我后面,一边希望用念力动摇黄霖婕的决定,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跟他相处,也已经下定决心要当作不认识他,尽可能地减少和他的互动。

好在最后宋禹叛逆的选了我斜后方的位置坐下,他表示想离曾曙禹近一点方便聊天,於是果断抛弃了黄霖婕,这也让黄霖婕赌气的不想理他。而我则是松了好一口气,虽然斜后方还是很近,但做人要知足常乐心怀感恩,他没坐我后面就不错了。

说到曾曙禹这王八蛋坐我身旁让我颇为烦闷,和他从之前同班时就常常一起坐,不料到了国中依旧没有改变,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缘分就是这样,总是无法说断就断,不管是对黄霖婕还是曾曙禹抑或是宋禹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