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盒装奶绿从贩卖机里掉下来,后面同样的商品立即补上,井然有序、一成不变。梁予凡抓起了饮料,看起来漫无目的的郁郁走着,晃到操场边花圃的台子上坐着。艳阳晃眼、偶尔几只蝴蝶在还没有被学生占据的操场尽情跳着华尔滋,校园里只有众多老师在不同教室开着麦克风扯着嗓子滔滔不绝的演讲,混着底下学生也分不清是朗朗书声、窃窃私语、或是昏昏欲睡,倒是外头知了鸣的张狂,似是勤学应和。

这就是高三生活唯一的样子。辅导课、教科书、模拟考、无尽的作业试卷还有升学主义。你不去上课坐在这里干嘛?

操……梁予凡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下意识飙出脏话,不是跟你说出现之前要先咳三下让我知道吗?我在想事情直接被你吓死欸干……不是阿,谁叫你没事跑来这里晒太阳,又热又刺眼。我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好好睡觉,反正你在课堂上大部分也都在睡觉……喂,讲什么。不要以为最后一句喃喃自语的吐槽她没有听到,虽然是事实但也不要说的这么直接……

梁予凡学他小声喃喃,才又回嘴,所以我现在不是出来这里醒脑顺便思考人生吗?你翘课喔?模拟考自习拉!梁予凡没好气的说。自习不去读书写作业,出来钻牛角尖?才没有钻牛角尖……梁予凡有点心虚。在要考一个好成绩的前提之下,先找到一个想要考到这个成绩的动力,找不到就会迷惘、想要得到追寻的目的,这样也是不必要的钻牛角尖吗?

我只是还是想不到,到底要以什么科系为目标、为什么要以那个科系为目标,之类的阿……她起身来回踱步,眉头和脑袋纠结的回路却没有因此舒展。反正你成绩不到的话,有目标有什么用?你怎么跟那些大人讲的都一样?我就是很旁徨快撑不下去才想要有个动力支撑阿!梁予凡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又不是像你,聪明,轻轻松松就能上顶大……什么轻轻松松,我……予凡你在跟谁讲话?

另一头的人才讲到一半,就被从后方走来的夏盈打断。没、没有拉!梁予凡又被吓了一次,转过身急着向来人辩解,我出来默背历史……才怪,不看讲义你的脑袋根本是空的……那人还在梁予凡身后碎念,她却拿他没办法,只能偷偷抛了个白眼后假装没听到。那我可以问你几题数学吗?喔、好阿。下一节的考试科目刚好是数学。虽然梁予凡并不排斥甚至是喜欢这个科目,但她的数学能力也只是比理科偏弱的普遍社会组同学好上一些,一遇到模拟考难度三级跳的考试也没辄,所以才想走出教室转移注意力、减轻压力。她从来不喜欢在考前继续做题目,怕的就是遇到自己不会的题会乱了阵脚,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拿题目来问她的朋友们。

幸好应付了几题她都有把握的题目后,考试预备铃就响了,她们走回教室,刚刚的一片闹哄哄瞬间恢复宁静,每个人如临大敌的在座位上战战兢兢。白花花的试卷发下,从排头熟悉俐落的一个一个往后传,一拿到就紧盯试卷开始作答。窗外的树影飒飒摇晃,刚刚的男子一身白T坐在教室之外的长廊;而女孩在位子上眉头紧蹙,笔尖在试卷上沙沙振笔,彷佛在各自的世界遗世独立,实际上却又如此密不可分。这个夏天才正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