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没想过平凡的自己,也会有踏入热门人物圈子的一天。有记忆以来,小时候就是在乡下长大,就是喜欢光着脚丫子在农田边跑的孩子。

在某天,在电视节目与网路的影响下,八岁的我瞧见海利高级中学的学生制服,我深深爱上。小腿跑到图书馆借电脑,查询到任何有关於海利学校的事情,像是分数、入学条件,还有最重要的学费。家里并不算有钱,我还有一位妹妹与一位弟弟,虽然是同父异母,但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我去读海利,那很有可能妹妹弟弟也会一起想读,依照爸爸的身体健康是绝对撑不住。

和继母并不亲的我,暗自决定要先考上并且拿到奖学金,再和父亲说──你知道那间学校多远吗?那还是间寄宿学校!十一岁,国小六年级的我从学校老师那里拿到入学通知书,而且还成功的拿到学杂费全免的资格。当天晚上我等到晚上七点,满心期待的吃完晚餐才看见爸爸回家,兴匆匆地上前问爸爸海利高级中学如何,却被吼了一句。

我早就知道你想读那间学校,可是巧宣你也知道学费多贵吧……我们家没有那个钱……景仁泰坐上沙发,身上还穿着沾了不少尘土的工作服,爸爸工作就是粗工活。也是因为这份工作的原因没有办法照顾我。听了奶奶的建议,在我还没有记忆时,娶了第二任妻子,个性敦厚的他自然对妻子日久生情。我捏了捏原先拿在手上的录取通知书,自从我越长越大,就开始感受到自己无法融入这家庭,我与弟妹关系并不算差,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继母,她们中间有个巨大的隔阂。

我清楚父亲很辛苦,所以选择退出。出外旅游、节日庆生,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他们,逐渐地,想离开这个家的心也越来越坚定,但是此时还是个孩子的我,没忍住泪水。我知道,所以我考了好成绩,学杂费全免。我将被揉皱的白纸摆到景仁泰面前的茶几上,收回手笨拙的将脸上的泪水擦掉。景仁泰沉默,拿起通知书认真仔细的看过一遍,景巧宣以优异成绩录取海利高级中学的粗体字,让他内心顿时五味杂全。

他很早就查觉到自家女儿的想法,高兴自己女儿真的成功达成目标,难过地是年纪小小扛下这些──还得跑到大城市里去读书。景仁泰不善言语,才发现自己平时根本没有什么和女儿说话的机会,勉强问出一句:你真的想去?。是。我带着鼻音,用力点头,深怕爸爸没有瞧见。明明才国小六年级,就能摆出如此坚定的眼神,到头来,还是与大女儿疏远了啊──景仁泰心底苦笑。

一个人生活很辛苦,如果你下定决心……我也不拦你,只是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知道吗?知道,谢谢爸爸。我破涕而笑,伸出手抱住景仁泰的肩膀,我才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抱过爸爸了。从那天后,我将行李分类整理好,把教科书或者笔记都留给了弟弟妹妹,并且叮嘱他们,房间他们可以进来,但是东西不可以弄乱弄脏。在听到我考上好学校的消息后,原本就崇拜姊姊的两人点点头,再三保证会替我顾好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