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明亮的上午,大地散发着微微寒气。时莘中学里,学生们为了圣诞晚会忙进忙出,音乐厅却悠闲地传出阵阵琴声,像与走廊上吵杂喧闹的世界毫不相关。我的煊哥,你弹钢琴实在是太好听了!

顾墨尘兴奋地喊着。那还用说。林宇煊微笑地说着。林宇煊,六岁就会弹钢琴,在音乐比赛得过无数个奖项,凭借优异的表现保送音乐班。那煊哥,我们先休息一下,我想喝饮料了。顾墨尘边说边拉着林宇煊往外走去。

走廊上,秦梓缃和陆瑾暄搬着椅子,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几乎没了平时少女的形象。唉!我不行了!这椅子好重啊!陆瑾暄将椅子重重地放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上去,一边甩着手一边说着。你别挡在路中间呀。秦梓缃看着陆瑾暄无奈地说着。陆瑾暄无力地睨了一眼,正要反驳时,看到去买饮料的林宇煊和顾墨尘。欸!我们两个弱女子在这搬椅子,那两个大男生悠哉地闲逛,这样对吗?陆瑾暄不满地指着林宇煊和顾墨尘,如果手指头能杀人,他们大概已经千疮百孔。

秦梓缃朝着陆瑾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两个男生的背影。算了吧,他们说不定有别的任务。她收回眼光看向陆瑾暄,你也该休息够了吧?说完搬着椅子走了。哼!陆瑾暄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椅子,噘着嘴拉起椅子跟在秦梓缃后面。

到了晚上,圣诞晚会盛大地举行。在操场的中央,摆着一棵被许多霓虹灯装饰成的巨大圣诞树,把整个操场照的闪闪发光,穿堂里,两大桌的蛋糕饼干让学生吃地直呼过瘾,各个角落还有各种闯关活动。然而,这些都影响不了前往音乐厅的人潮。欸欸,林宇煊什么时候表演啊?好像快开始了!啊!被前面的挡住了!可恶!音乐厅里早已座无虚席,门外站着一大群抢不到位子的人潮,大家都想一睹钢琴王子林宇煊的风采。

秦梓缃和陆瑾暄也在人群里,但对于她们而言,什么钢琴王子都不比蛋糕重要,会在这纯粹是路过被挤进去。太扯了吧,这么多人我什么时候才能吃到我的巧克力布朗尼。路瑾暄无奈地抱怨着,她们也试过挤出人潮,但无论怎么走都会被挤回来。等人潮散点吧。秦梓缃对陆瑾暄说道,她也很想喝穿堂里现打的柠檬冰沙。林宇煊站在后台,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口打了个红领结,将他的气质整个衬托出来。

他整理衣着,深吸一口气后走上台,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他鞠躬后坐在钢琴前,等台下稍微安静后,一双手在钢琴上跳跃着,一段优美的乐音在音乐厅里回荡,台下的观众都惊呆了,各各屏气凝神地注视着舞台。秦梓缃也看傻了,她从不知道钢琴能弹的如此优美,像是身历其境般震撼。陆瑾暄拉了拉秦梓缃的衣角,在她耳边说道:他就是早上那个男生。蛤?秦梓缃还没反应过来,就是我说不帮忙搬椅子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没想到就是那位什么钢琴王子林宇煊。原来他就是林宇煊。秦梓缃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