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BUG有,欢迎同好纠正!(敬礼

*无CP、走微正剧风格,搞笑的场合会丢到番外。

*无断转载禁止!(黑气灿笑

以下,正文开始。

〈ACT01.艾伯李斯特的场合〉

「Icarus、请选择你的第一位使役。」

「啊。」咖啷、像是小石头坠入空井中的空洞回音。

他睁开眼,在面前一望无际的黑暗中,似有金色的冷火在微微闪烁。

紧蹙起眉头,艾伯下意识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於自身为何在此,他并没有太多想法。

现下,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已经亡故的事实;而他唯一理解的,就是眼前那簇冷火、似乎是决定自己是否能够脱离这个空间的唯一可能性。

但、和同时在场的另外两股强劲的灵魂相较之下,自己的存在就明显地薄弱许多。

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死者本就该回归到死者应该存在的地方才对。

突然,包围着幽蓝色光芒的金色冷火,定定地闪耀在艾伯面前,照亮了他周边的黑暗世界。

「啊。」咖啷、咖啷地,像是沙尘刮过岩石表面的细微声响。

「艾伯李斯特(Evarist)。古朗德利尼亚帝国骑士。以意志和智谋巩固其在帝国的地位。雄心壮志,智勇双全的帝国骑士。」平板的机械嗓音覆述着艾伯的基本资料,毫无起伏的声线让艾伯有种被辉煌过去讽刺的错觉。

「Icarus、你确定要选择他、作为你的第一位使役?」没有质疑亦无情绪,只是单纯的重覆着公式化的确认动作。但这却让高傲的男人心中,涌起了一股感觉被人小看的不爽情绪。

自己应该是死了吧?但是为何还有所谓的感觉或是情绪这种鬼东西?

没有回应,冗长的沉默降临。

金色冷火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但对於机械音调方才的询问、也没有做出立即性的反应。

就只是沉默着。

烦燥地双手环胸,压抑下心中想把手套甩到对方脸上的冲动,艾伯一指轻点着臂膀开始从1数到100,试图让自己高昂的情绪冷静下来。

「Icarus大小姐,只是把手伸出来却不对系统做出回应,程式是无法继续运作的喔。」有些无奈的温和男声自不远处传出,也让艾伯理解到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呆站这麽久的原因。

该死的是哪个天才等等一定要把他扁到变白痴!

「啊、啊啊。」依旧是平板的单音节,但却参杂了一点起伏的惊慌。

然後,艾伯的视界里便有了光。

微眯了下双眼,艾伯默默地取下眼镜擦拭了片刻後、才又慢慢地戴了回去。

他慢慢地、适应了眼前的光亮。

而在摘下眼镜垂首瞬间,艾伯也自黑色的浏海中看清了眼前距离自己一步远、一直努力对着自己伸出小小右掌、身高几乎不到自己半身的娇小人偶。不知为何地,这抹美丽又坚持的蓝中流金冷火让艾伯想起了某个人。

某个他即使死也忘不掉的人。

「艾、伯。」

喀唧。小小的眼睛在眨动时发出了奇异的声响,打断了艾伯的回忆,也点醒了艾伯、某些他不愿承认的残酷事实。

从现在起,这具会动的人偶,便是自己的主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

「在下为古朗德利尼亚帝国骑士──Evaris,在此发誓愿守护圣女之子依卡路思直到生命终结的最後一刻。」凭着记忆,单脚屈膝下跪,执起眼前冰冷的小手到嘴边轻吻指尖,过於光华的非人质感却令艾伯瞬间有种似人体温暖的奇妙错觉。

但、终究也只是错觉吧?

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一具机器娃娃的仆人,沦落到不知是神还是恶魔手下的棋子的残酷境地。所以,即使毁坏了粉碎了被杀了被将军然後全盘皆输成为弃子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啊?啊。」

似乎无法理解艾伯的动作,依卡路思“嗖”的抽回小手转身就离开了暗房,无视他身後原本还沉浸在某种自嘲情绪、现在却一脸错愕的男人。

喀。喀。喀。

光洁的小脚踏着规律的步伐步出了暗房,完全不管身後的使役是否会跟上。

喀、喀、喀、喀、喀!

而直到发现那小小的身影几乎消失在门外光芒中的那一刻,艾伯李斯特才自错愕的情绪中清醒急追直上。

然後俩人的身影都消失在光芒之中。

而望着这样有趣的主仆组合,绿发的少年执事仅是露出了深远的微笑、然後垂首、将右手平置在胸前,曲身一揖。

「愿在圣女的祝福之下,祝大小姐从今起直到任务结束的最後一刻……武运昌隆。」

【无法安息的灵魂们啊,在这混乱的世界之中,刻画崭新的历史吧。】

【即使、最後的命运终将回归黑暗……】

咖啷、

咖啷。

作者肺言:

太好了我俵到眼镜啦哈哈!(激动拍桌

对,各位读者没有看错。俺之所以开UL坑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俵眼镜啦俵眼镜哈!

让眼镜吃鳖好快乐再烂骰你就给我试试看ㄎㄎㄎ!(被精准射穿)

请大家继续收看之後的眼镜花系列。(?((←并没有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