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佐藤健、上白石萌音主演的冬季日剧《恋爱可以持续到天长地久》,以经典的少女漫画剧情唤起广大的少女心,让观众陷入天堂医生的抖s魅力里,收视率也从首集的9.9%一路攀升到大结局的15%,成为冬季日剧中亮眼的表现,除此之外《恋》剧在海外也掀起一波热潮,在推特上突破30万则推文、登上世界推特趋势榜第二名、官方ig破百万追踪以及在台湾影音串流平台kktv更是一度登上排行榜第一名。然而一部以老套少女漫画故事作为剧情架构的戏剧,为何在讲求创新的戏剧战争中,能引发讨论度并脱颖而出?

我认为这样的成果绝非机运和偶然!高冷帅男主角和傻白甜女主角的设定到2020年依然不败只要一个资深偶像剧迷,看见这档剧的男女主角设定时,不难让人联想到《恶作剧之吻》里的入江直树与湘原琴子,而抖s魔王医生天堂浬只是没那么冷淡的入江直树,勇敢护士佐仓七濑则是上进心和学习力更强的湘原琴子,但在追爱的过程中皆是女主角疯狂迷恋男主角,男主角最终被单纯真心打动的恋爱公式。

然而恶作剧之吻原作和《恋》剧相差有十几年的时间,且在恶作剧之吻时期,高冷帅男主角配上傻白甜女主角的设定是普遍戏剧的套路,但在现代女力崛起的戏剧时代,这样的偶像剧公式却依然受用并引发热潮?

所以我想即使时代的观念不断进步,透过过去累积的戏剧经验,观众依然对熟悉的男女主角设定和剧情套路有一定程度的信赖,认为傻白甜女主角爱上抖s男主角的爱情故事不太会以失败收场,就算不符合现在的社会观念,但依然会吸引喜爱少女漫画剧情的剧迷。

而这样的思维就像行销原理中的心理运作机制,消费者会选择性注意与记忆他们已经拥有的信念进而支持这项产品渐渐成为例行性消费;同理喜爱恶作剧之吻这类偶像剧公式的的粉丝也会喜欢《恋》剧的设定进而收看这部戏剧并推广给有同样喜好的人。

突破同温层的天堂医生炫风在观察《恋》剧爆红的原因时,我发现它的受众除了本身就是日剧迷的观众,连平常没有看日剧习惯的韩剧迷或陆剧迷都深陷在其魅力之中,而这样的现象在戏剧圈内并不常见。

一般来说日剧迷喜欢剧情紧凑十集解决的故事,韩剧迷喜欢十六集的起承转合与第八集接吻定律,以及陆剧迷喜欢一次释出多集的追剧爽快感。但在《恋》剧的受众中却呈现剧迷大融合,韩剧倾向的我也不例外。而我认为之所以能吸引不看日剧的剧迷,《恋》剧在行销上下足了功夫。

首先,在网路论坛dcard上看见众多剧迷会打开《恋》剧都是因为脸书强大的推播功能,以自身经验为例,每当它更新一集后,我打开脸书就会看见各种影音串流平台强力推播当周精彩桥段,以及网路娱乐新闻十之八九都是关于它的新剧情,而被这些片段和新闻疯狂洗礼下,就算对日剧没有兴趣也很难不注意到这部戏剧。

再来就是卖弄各种男主角-佐藤健的魅力作为行销亮点,像是在推播片段的文案中不断强调天堂医生又做了什么撩妹行为轰动少女心,如:佐藤健这一抱,网上30万人全疯了、新闻报导里撰写各种佐藤健的小百科,如:佐藤健成为2020最红日本男神,从《电王》到《剑心》再到《恋》剧,以及官方创办佐藤健的line与粉丝互动,让人深陷在天堂医生的魅力里。

因此在推播功能与佐藤健的魅力下,《恋》剧成功扩大客群突破同温层,让天堂医生不仅仅在日本爆红,更是横扫全亚洲的少女心。

少女漫画故事仍是不可或缺的剧种虽然在当代戏剧中,像《恋》剧般的少女漫画故事已非主流题材,也因为性别刻板印象让这类类戏剧有被贬低和贴标签的现象,认为这样的剧情内容太过无脑和不切实际,以及批判女主角太笨等,但对喜爱少女漫画故事的人而言,这些人物设定和剧情编排并不是渴望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个像入江直树或天堂浬,而是透过戏剧呈现出内心的幻想成为一种治疗手段,用以治愈没么美好和顺利的现实生活,即使内容就是一段爱与勇气的故事,但对于像我这种喜爱少女漫画故事的受众却是万年不败的题材。

此外,在过往戏剧日本少女漫画IP被改编数次,电视剧像是流星花园、恶作剧之吻、朝五晚九以及恋爱可以持续到天长地久和各种纯爱电影像是近距离恋爱、邻居同居、女主角失格以及今天的吉良同学等,可见日本少女漫画IP发展的可看性,虽然故事陈腔滥调且皆是以恋爱公式为主轴,也不完全能部部成功,也有失败的案例,如:2016改编的恶作剧之吻电影版就不及2013古川雄辉和未来穗香主演的日剧版以及更不用说许多在竞争下石沉大海的戏剧与电影,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少女漫画故事原型,确实是戏剧或电影重要的取材元素之一。

因此我认为少女漫画故事老套归老套,但因为故事内容被改编成影视IP的可看性很高、拥有相对死忠的客群,以及收视率和票房都有基本的保障,所以这个剧种还是有发展的实力,更是市场上不容小觑的IP,毕竟谁也不知道哪天又会缔造下一个《恶作剧之吻》或《恋爱可以持续到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