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电影无声让霸凌议题再次燃烧,说到霸凌那就一定要提一部经典日剧,由于题材大胆,就连我这种韩剧迷也都看了两次,这部日剧不止作风强硬也把焦点放在了霸凌者身上,除了许多我们电影题材聚焦的受害者外,也一边用著戏剧化的方式教导著人们,处理那些负面的情绪。

有些人一直都在努力改变世界,也有人对世界不闻不问。

纪录片?

剧中特地安排一位学生拍摄澪奈的纪录片,纪录片有别于一般剧情作品的是,更加追求记录当下、反映真实,导演时不时地穿插学生所拍摄的纪录片画面,这样的手法背后的寓意则是--

霸凌是一件会真实上演的故事。

虽然萤幕前的我们看的是一部戏剧作品,但导演却费尽心思地提醒我们这一切的真实性,除了纪录片视角外,也不避讳使用监视录影器视角,在一般拍摄时都会避免这样的角度,但导演为了让观众更有带入感,拉近作品与观众的距离,而使用这类型的角度。

无视霸凌的旁观者-害怕?

完全不去了解她的意思,一直假装没察觉,因为我会怕。

茅野虽然与景山成为好朋友,但在同侪压力以及收到绝交信后,就顺水推舟地疏远景山,她心里明知道信的内容并不是真的想绝交,但是她也害怕自己被同学们无视,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情让她渐渐错失了一位好朋友。

不懂得换位思考的霸凌者-想像力?

宇佐美因为看见景山和茂野逐渐亲近,因此心生愤恨,认为自己的感情被践踏,因而在网路上发表恶言,在现实中弄湿景山的鞋、剪破景山的泳衣、砸破景山家的玻璃。

老师一再地强调想像力,是因为人们极少去思考:换成自己被这样对待会是如何?

运用想像力,对自己的言语行动负起责任

EP2的地狱凤凰片段中出现一只假手,柊一飒用它来欺瞒学生制造杀人的假象,学生害怕地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反映著同集里宇佐美只单看表象,便已经对景山心生恨意,但事实上景山一直都把她当作好朋友。

同时也讽刺著某些人明知道影片是假的,对此造成的伤害也无动于衷,反映出恶意之人只需要能够攻击的表象就足矣。

不懂得正确发泄负面情绪的懦夫-懦弱?

剧中的里见海斗因为告白失败,认定景山伤害他,所以也要伤害回去,因为他懦弱地没能接受打击,懦弱地把痛苦转嫁在别人身上,因此把景山推向深渊。

生活中有大大小小的打击,心生怨怼、不满、痛苦都是人之常情,但把这样的负面情绪化为明天活下去的动力,才是面对生活的正确方式。

我将无数次复活,然后找出打败你的方法。

EP6中的假面凤凰所说,接纳失败与痛苦,并将其化为明天活下去的动力!

无从发泄的忌妒、虚有其表的自尊心

甲斐因为家庭变故急需用钱,加上景山毫无顾忌地追逐梦想让他感到忌妒,心想著就算她受到伤害也是她活该,这样的偏激与扭曲让他差点铸成大错。

剧中再度出现假面凤凰片段,坏蛋的多支手臂被摧毁,令人意外地是掉落的是两支手、一只脚唷!(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那些戴在身上的用来虚张声势的手,就如同甲斐的外表一样,只是为了威吓与保护自己,原以为是手,但事实上是脚,多余的让人感到痛苦。

甲斐没能相信朋友,自己死死苦撑著不自觉地进入受害者的心里,反而埋下更多的怨恨。当集中的假面凤凰说著:

要改变就趁现在,靠你的双手开创未来。拋弃假象,面对自己才能创造

看清一切才能说真话?

飒和学生玩起了相信游戏,戴眼镜时说真话,不戴眼镜时都是假话,这样的设定除了剧中效果外,更相对地是想表达:

唯有看清一切,才能说真话,倘若只是模糊不清,便只会造成伤害。

就如同水越凉音只看见教练不允许她继续游泳,认定是因为自己交了男友的关系,因而拍摄影片,差点造成教练被网路霸凌。

亲身感受被霸凌的滋味?

从EP7开始,武智因为网路风向开始对周遭的人产生戒备,甚至于是幻听幻觉。导演便用主观视角,让观众去亲身体会那种滋味,所见的一切渐渐扭曲,听见的和看见的都不再真实。

乍看之下有点逗趣,但人们不三思而后行,因而造就许多的伤害,在行动之前再想想,或许能够避免未来会后悔的事情发生。

尤其是面对负面情绪,从上述说道的害怕、怨恨、懦弱、忌妒,人们因为这些情绪而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但凡他们再多想一点,也许景山最后也不会死。

盲目相信、随意抨击

从校园霸凌升级到网路霸凌,乡民们根本不认识景山,仅凭那些流到网路上的资讯肆意地批判,自以为正义,但他们却离真相最遥远。

很有趣的是这部剧的开头,第一手音乐竟然是快乐颂,搭配著柊一飒即将自杀的画面,相当违和又冲突,且在之后紧接著学生们快乐相处的画面,这部剧打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们看见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

忍耐、慈爱、创造

第一集的爆炸后,许多东西都随之坠落,校歌在墙上摇摇欲坠,但校训却是屹立不摇,且剧中许多画面都会带到,让人很难不在意,整部剧几乎可以浓缩在这六个字当中。

霸凌者与被霸凌者的比例,终究是霸凌者多,3年A班之所以如此有口碑,正是因为他不只聚焦在被霸凌者身上,更是提醒著人们小心自己的负面情绪,才能够避免成为一名霸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