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为微妙,起初对于这部电影并没有太大的兴致,总觉得会过于鬼灵精怪,进而失焦了许多东西。但事实是,一切都平淡地让人喜欢。

以非人类的视角,试著去看与世界、与人的关系

小矮人们,虽是以人为体,却塑造出不同于人的感受。之所以小,因此能看见更为宽广的事物。穿梭于草林间的生活方式,居于地下沟渠处的空间环境,隐身于动物与人的视野之外,我们将自身缩小,好得以适应自然与人,这是在电影当中的一个视角,趋于自然人,用自然人理解人与自然,人与自然人,自然人与自然。

人何者不是挡我路者死呢?

但我们现处的视角( 自然人 )就好似动物一般,却还是持有著理性,不再持以人为本的中心思想。

因此我们看见了人对于新奇事物( 在这即可指自然人 )即是对此展开研究,我们捕捉它,观察它,分析它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好处亦或坏处,极为变态似的。但当我们置身于电影中,则为此对于人类的行为而感到病态不适。

回归人类更为单纯的视角

以十二岁的翔( 男主角 )去建立出与艾莉缇的关系,出发点则为实质、单纯的陪伴。则所谓单纯的关系是,我们看不见占有,并非以男女关系去解读翔与艾莉缇,也没有过度亲密的朋友关系,但我们却可以理解这之中的情感羁绊与尊重。

理性与感性的对话

之所以有感触而暖心,则是因为我们虽以理性角度去解析事物,却仍不忘用感性来接收回馈。

对于这部电影还是采取非常理性的手法分析而带来的许多观点而感到些微的自我冲突,实在太著迷于当中的感性发挥,就单纯地细细品味这部电影不断带给你的事件,会发现其实相当日常,只是因设定并非稀松平常。其实有时对于一部电影的感受程度多半还是无法用理性分析、文字间排列来传达,感受在于个人所能感受当中。

“出自试著剖析纪录的我”